辽宁
首页 政局 商界 乐活 视图 健康 公益 辽沈 专题 访谈 直播 融媒 无人机

十四城记·东北味道|爷爷囤的秋菜是家的滋味儿

2017-11-03 18:44:25 星期五 本文作者:关溪涓 刘舒 本文来源: 新华网
摘要尽管在物资丰富的今天,冬储菜已不再是东北人年终岁尾必做的功课。但买菜、晾晒、储存,仍是融在东北人血液中不可替代的“东北味道”。

“你这白菜咋卖?”

“3毛一斤。”

“给我来500斤。”

……

每年10月下旬开始,东北的街巷、市场,总会上演一幕幕关于秋菜的“大戏”。开着小车进城卖菜的菜农、带着各式“装备”的买菜大军,在吆喝与讨价还价声中各取所需,这些亲切的场景只有在东北才能见到。

尽管在物资丰富的今天,冬储菜已不再是东北人年终岁尾必做的功课。但买菜、晾晒、储存,仍是融在东北人血液中不可替代的“东北味道”。

85岁的“老沈阳”侯连君在菜市场购买秋菜。新华网 刘舒 摄

新华网沈阳11月3日电 10月底的一天,85岁的侯连君独自来到小区附近的菜市场,这天他要为全家人准备过冬的蔬菜。

白菜、萝卜、大葱、土豆……侯连君凭借多年积累的经验,很快便挑选好了500多斤价格实在、品相好,又易于保存的各式秋菜。

“白菜可以腌渍酸菜,也可以直接和猪肉、豆腐炖着,可香。萝卜晒成干,拌成小菜,吃在嘴里脆生生的。配上米饭或者馒头,这一口儿已经吃了几十年,就是吃不腻。”侯连君说。

侯连君挑选适合腌渍酸菜的白菜。新华网 刘舒 摄

       囤菜 过去为生计 如今是回忆

85岁的侯连君是地地道道的“老沈阳”,说起对于东北的记忆,“囤秋菜”无疑是最刻在骨血里的印记。

“挑白菜挺有讲究的,我选择的白菜,都是‘圆’一点的,菜帮扁一点的,这样的白菜腌渍出来的酸菜就是‘焦黄焦黄’的。”

“过去,每年到季节,家里买秋菜至少1000斤,晚上一家人围在桌旁,吃着热乎乎的酸菜,胃里暖心里热。”从小到大,几十年的时光,让囤积秋菜成为了侯连君的一种习惯。

“今年我买了500斤白菜,还有萝卜、土豆,可以搭配着吃。这些白菜晒过之后,一部分就当应季菜吃,放豆腐炖一下;另一部分就腌渍酸菜,这些差不多能腌渍两缸。”侯连君说:“冬天就爱吃这一口,可以炒酸菜或是炖酸菜汤,吃起来暖和,还特别香。”

侯连君挑选萝卜。新华网 刘舒 摄

       滋味 尽管单调 却是东北人的心头好

在物资匮乏的年代里,萝卜、白菜、土豆这“老三样”,是东北人冬季饭桌上的主角。做法也单一,无非就是腌、酱或炖,滋味就是一个字——咸。尽管这样,这股东北特有的味道,仍是无数东北人的心头好。

年轻时,侯连君曾在云南工作过一段时间。“在南方,最想的就是家乡的味道。”侯连君说。

“当时,一同去的炊事员为了给大家‘解馋’就在当地用砖,砌起了两个大池子,用来腌渍酸菜,结果跟家乡的味道一样,大家伙吃起来香极了,都喜欢吃。”

“除了酸菜还有腌的萝卜,放上辣椒和肉一炒,就是一道爽口的小菜,特别好吃,我们干活也有力气了。”侯连君笑着说。

“现在,物质资源丰富,想吃什么去超市就都能买到了,可萝卜、白菜、土豆仍然是家常便饭。天天吃鱼、吃肉我不适应,孩子们上饭店吃烧烤,我也不去,不习惯。”侯连君说。

侯连君晾晒的萝卜丝。新华网 刘舒 摄

       关爱 爷爷的酸菜 不仅是食物更是家

东北的冬天总是难熬,但是有了酸菜,味道便多了一重,东北人的家里也就多了一分温暖。

侯连君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如今早已各自成家立业,由于家里是地热,没有储菜、腌酸菜的基本条件,每到冬季,儿女们的吃食就成了老人的牵挂。

“孩子们爱吃,但是忙没时间做这些。”侯连君说,“我和老伴岁数大了,吃不了多少东西,做这么多无非也就是想让孩子们多吃一些。”

侯连君晾晒秋菜。新华网 刘舒 摄

“过去腌渍酸菜,我用的都是大缸,现在我用的是两个小缸,在缸里放一块塑料布,这样密闭性好。之后就放一层白菜,撒一层盐,装满后封住塑料布的口,再找一块大石头压上,然后在缸和塑料布之间倒上水,一个月后,酸菜就腌渍好了,颜色好看,还好吃。”

“每次我一切酸菜,外孙总说‘姥爷给我留个酸菜芯,你腌的好吃’。侯连君笑着说:“我做的味道好,孩子们爱吃,还干净,他们吃着我也放心。”

随着经济的发展,物资富足,人们的生活节奏也不断加快。如今,“秋菜大军”中已经鲜少见到年轻人的身影。而仍保留着囤菜习惯的老人,大多与侯连君一样,除了难以割舍的习惯外,更多的是为给后代延续家的味道。

沈阳街头贩卖秋菜的菜农正在为买秋菜的市民装车。新华网 刘舒 摄

小区空地上晾晒的各类秋菜。新华网 刘舒 摄

百姓在自家门口晾晒的萝卜干。新华网 刘舒 摄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114611121903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