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
首页 政局 商界 乐活 视图 健康 公益 辽沈 专题 访谈 直播 融媒 无人机

《文化学刊》 个性十年

2017-06-19 15:28:17 星期一 本文作者:韩扑 本文来源: 沈阳晚报
摘要《文化学刊》是国内唯一的综合性文化学术期刊,自2007年正式创刊以来,已经走过充满荣誉与个性的10年,记者日前有幸专访到《文化学刊》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曲彦斌。

曲彦斌教授审看《文化学刊》样刊

看东西的人都有这种感觉:世上只有两种办杂志的人,一种是有趣的,一种是无趣的。杂志一入手,便知有没有。为了一点趣味或者灵性的默契,读者会一直订某一本杂志,即使每期只是翻一翻笑一笑;而这默契一旦消失,便毫不犹豫弃之而去,这是读者有情而又无情的地方。那么,趣味、灵性乃至杂志的魅力是怎么来的?这些必须是来自办刊者的天赋特质,辅之以细节的追求。

去年今日,我到某印厂办事,顺便到经理“井底老蛤蟆”处蹭茶喝,只见他边抽电子烟儿,边入神翻看一本厚厚的《文化学刊》。见蛤总手边还有一摞,我拿来翻翻:《从食生活看日本人的健康观》、《休闲的普遍价值》,还有一期周有光先生专号。他见我喜欢,就多说了两句:“这是社科院出的杂志,一个朋友印的,每期都给我送。”

有这个缘分垫底,前日我访到了《文化学刊》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曲彦斌。这本国内唯一的综合性文化学术期刊,自2007年正式创刊以来,已经走过充满荣誉与个性的10年。就相关的话题,曲先生一番吞云吐雾,侃侃而谈,讲说这本杂志,又夹带若干圈内外掌故轶事,机锋百出,一如我之前的预判:这是个有趣的人。对了,曲先生还有一重身份:他的藏书在沈城私家藏书圈里是数一数二的。

记者:您是性情自由洒脱的人,怎么会让一本杂志“绑”住了自己十年光阴?

曲彦斌:这是一种情怀吧。记得我在当年的发刊词里写:“她会在千帆竞发中奋桨前行,簇拥着中华文化和文明走向世界,走向未来,走向人类心灵深处。”似乎多了点抒情色彩,亦属当时草创时的信心与乐观的体现。当时我已年过半百,仍像年轻人似的,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似的,兴致勃勃甚至是雄心勃勃地扬帆起航了……

2015年,我曾以《文化学刊》的实践总结出“积极办刊”观念。所谓“积极办刊”,就是在栏目设置选题策划与规划和组稿等多方面,紧紧跟踪学术前沿发展动态的办刊方式。要“积极办刊”,首先需要学者办刊,总编辑、骨干编辑应具有学品、学养和学术能力、学术激情以及必备的组织策划能力。其次,是敢为天下先,要善于发现、组织并勇于选发有争议但有一定见地的争鸣稿件,要勇于刊发辨伪指谬和批评性、论争性的稿件。

记者:您是著名的语言学家、民俗学家,长期从事语言学、民俗学、社会学、文化学的研究,但您作为主编,约稿组稿,却常常亲力亲为,一点架子也没有。

曲彦斌:我们杂志的内心定位是“国内唯一的一份快节奏大容量综合性文化学术期刊”,稿件含金量必须保证,所以我要放下身段,有时候路再远,我也要去登门邀稿。

文化学术也是需要接地气的,只有从最勤奋的一线学人那里,才能搞到地道的文化精粹和鲜活的实践素材。要把他们拉进我们每次组织的文化对话中来,没有诚意怎么可以!

记者:《文化学刊》是学术刊物,“何苦”强调文采,要求重头文章生动晓畅、文辞斐然?

曲彦斌:好的学术文章要行其深远,没有文采哪成?“文章天下称公器,诗在文章更不疏。到性始知真气味,入神方见妙功夫。”理论著作不一定枯燥,味同嚼蜡;学术论文同样需要文采,引人入胜。

中国自古十分注重“文采”,论说文中富有文采而流传至今的名篇可谓汗牛充栋。2013年第4期《文化视点》专栏集中发表八篇论文,发起“学术与文采”专题学术讨论,我们呼吁:“现代科学规范框架下的学术论文、学术著作,尤其是人文社会科学著作,不仅要崇尚‘格式’,更要重视‘文采’。”不过我私下里却惴惴不安:自己的书写向乏文采,自此以后,文章可怎么写?这不是引火烧身吗?兴之所至,忘了给自己留条退路,权作终身鞭策就是。

记者:十年光阴,心血浇灌,一定有不少故事。以您的经验,如何才能保证一本杂志、一种作品甚至一个团队常出常新、充满活力?

曲彦斌:有道是“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作为杂志的创刊人,虽未必“字字看来皆是血”,但可谓“十年甘苦寸心知”。对于一路走来的杂志来说,倒是可说“十年气息一日芳”。我办《文化学刊》,一直在关注现实、跟踪热点,不失时机紧抓重大选题。面对各种社会文化问题的大是大非,我们有自己的立场。做一个合格的“出品者”不容易,要不忘初心、勇于创新,坚持真理,不避风险,不怕困难,敢于担当。

要创新,就要日日新,这个不容易,必须有自我鞭策意识,别丢了即时介入社会生活的本能。最新一期《文化学刊》载文首倡组建中国隐语行话博物馆,推荐大家关注一下。

十年气息一日芳,是蕙心兰质人语;十年辛苦不寻常,是苦心孤诣人语;十年甘苦寸心知,是持重有成人语。正缘自强调学者办刊的发展思路,从个性到品牌,学术的天然精神,刚健而多元的特有属性在《文化学刊》得到彰显。“这本杂志的总编有文化情怀,有情致,有事业心,兢兢业业,带出了一批人。”谈到《文化学刊》的十年之功,著名文化学者、作家初国卿先生这样评价。(记者 韩扑)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114531121170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