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启勇

新华会客厅

新华会客厅

新华会客厅

新华会客厅

辽宁省政协委员、中国医科大学副校长、附属盛京医院院长、党委副书记郭启勇

辽宁省政协委员、中国医科大学副校长、附属盛京医院院长、党委副书记郭启勇

访谈现场

嘉宾

郭启勇
辽宁省政协委员、中国医科大学副校长、附属盛京医院院长、党委副书记

简介

郭启勇,辽宁省政协委员、中国医科大学副校长、附属盛京医院院长、党委副书记

精彩观点
  • 医生和患者的共同敌人是疾病

    应该鼓励这样一种医患关系,即使最终,我们共同的敌人也就是疾病没消灭掉,医生和患者之间也不能成为敌人,我们还是朋友,我们还是战友,我们要延长生命,目标是一样的,这个时候医患关系就和谐了。

  • 医患应该相互理解相互沟通

    原来我们说,要把患者当上帝,那是不可能的。又说把患者当亲人,这也是我们不希望的。我们既不希望我们的亲人得病,再加上我给我的亲人做手术很难,你下不去刀,不能准确的诊断好。所以我们更需要的是把患者当成人。人和人就是平等的,互相有理解的,互相有沟通的。

  • 生病以后能够少花钱是医疗体系未来发展方向

    如何在有了病以后有一个救治,有一个少花钱的保障,这大概是我们医疗体系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作为医院来讲如何来适应调整,如何在最大的范围内控制医疗的支出,这些都是医院管理改革未来要走的方向。

访谈实录

[主持人]

梦想照亮前方,奋进正当其时。大家好,欢迎来到辽宁两会新华网辽宁频道的访谈现场,现在我们邀请到的是辽宁省政协委员郭启勇先生。郭委员,您好。作为院长和医疗工作者,对于医患关系您是怎样看待的?

[郭启勇]

我们医院在2016年门急诊量是418万,出院病人是23万,真正到医院形成所谓的纠纷,最多不会超过10个。如果去查全国媒体报道的医患纠纷,去除以当年的医务工作量,绝对不是不和谐的,只占到了医务工作量里很少的一部分。但是由于被业界和社会进行了放大,带来了医生的不满和患者的愤怒,造成了互相之间的感情不融洽。我觉得这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郭启勇]

作为医生,我们不能说所有的病都一样,这是不可能的。一个队伍里边,良莠不齐,这是毫无疑问的。沟通好的医生,沟通不好的医生,在这个队伍里都有。我们希望每个医生都有良好的沟通能力,因为沟通是医生的一个重要技能,他比任何一个行业都要求。但我们不能寄希望于每个医生都有良好的沟通能力。

[郭启勇]

我们也不能希望所有的患者都能够完全理解医疗,理解医疗的疗程,理解医疗疗程里边一个重要的词,叫并发症。这就需要我们大家去宣传这样一种思维,认识理解医疗。医疗不是所有的病都能治,也不是说所有的命都能救。医疗有他的科学性,在这个科学的前提下,去进行医疗行为,来帮助病人,来解救病人,来挽救生命。

[主持人]

无论是患者还是医生,都需要相互理解和支持。那么,对于医疗资源您是如何看待的?

[郭启勇]

我们常常说,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就是医学进步到今天,任何一个国家的医疗都是这样的。不可能任何一种疾病都能够治好,能够治愈的疾病都有一定的范围。是药三分毒,而且在治疗的过程中,任何一个手术都有它的危险性,而还有一系列叫并发症。对此,患者的理解是很重要的。

[郭启勇]

我们目前医疗改革到今天,实际上是优良医疗资源不足以满足百姓日益增长的对于健康和疾病诊治的需求。也就是说,患者到哪个医院都会感觉人非常多。面对这么多患者,医院以及医生要提供一个很好的服务,就相对不容易。

[郭启勇]

但是我作为一个院长不想托词,我们一直要求的是,无论患者再多都应该服务好。但是,医护人员也是人,一天看10个病人的态度和看100个病人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郭启勇]

医疗资源不足是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具体在医改里边我们就要放开社会资本和民营资本的准入,来放大医疗服务的能力,这个时候才能缓解医疗资源不足造成的焦躁以及服务品质下降问题。

[郭启勇]

还有一点我们也要承认,在医疗过程中,医疗水平以及责任心等问题,也会带来一些不理想的结果。由于在诊治患者的过程中,是不允许犯错的,这也是要求我们在医疗安全、医疗质量里面要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行业去管理完善的原因,但是,永远不是百分之百,这对医生的要求近乎苛刻。

[郭启勇]

综合下来说,第一个,医患纠纷发生率绝不高。第二个,有这么多原因形成了医患关系的这些矛盾。

[郭启勇]

原来我们说,要把患者当上帝,那是不可能的。而把患者当亲人,这也是我们不希望的,因为我们不希望亲人得病。所以我们更需要的是把患者当成人。我们互相理解,互相有沟通。

[郭启勇]

另外,患者的敌人不是大夫,大夫的敌人也不是患者,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疾病,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把疾病治好了,是我们大家的胜利,是患者和医生共同的胜利。这个时候,医患关系就和谐了。

[郭启勇]

所以应该鼓励这样一种医患关系,即使最终我们共同的敌人——疾病,没被消灭掉,医生和患者之间也不能成为敌人,应该还是朋友还是战友。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我们要延长生命,而这个时候医患关系就和谐了。

[郭启勇]

希望媒体和社会不要过于放大那些非常少的极端案例,去弘扬和鼓励正确的生命观,健康观,疾病诊治观念。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疾病,这个时候医患关系才能和谐。

[主持人]

作为医院的管理者,您能谈一下医院管理改革未来的方向吗?

[郭启勇]

至于医改,无论是微观还是宏观,实际上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无论是新医改还是解放以后的医疗,尤其是新医改以来,都给中国人带来了巨大的福祉。我们的人均寿命增加,接近发达国家,这就是巨大的成就。孕产妇死亡率的下降、新生儿死亡率的下降,这些都是我们改革所带来的成就,一定不能忽视。

[郭启勇]

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就是,中国政府现在建立起来全世界最大的医疗保障体系,我们总说,覆盖95%以上人群,原来在新医改启动之前,就开始了城镇职工的疾病医疗保险。医改之后,启动了新农合,新农合之后又启动了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在2015年,把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农合并成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到现在为止覆盖了95%以上的中国公民医疗,覆盖了13个亿以上人口的医疗体系。

[郭启勇]

随着国家发展,国家在尽自己能力不断地完善和提高着全民的医疗福利。农民方面,从原来没有农民能够报销,到现在能报销,只是报销比例不够。这个需要依靠国家国力的提升,逐渐的完成,才能使我们百姓有越来越好的医疗待遇。即便这样,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趋势,政府在努力增加着医疗的福祉,保证着百姓的健康。我们由原来的由医疗供给及其不足,到现在,相对明显的增加医疗服务供给。随着这些医疗供给的增加,将不断缓解百姓的需求。

[郭启勇]

卫生部又提出了改善服务计划,我们用节省下来的钱,增设电梯、扶梯、空调等,改善医院的服务设施,让患者有更好的就医体验。

[郭启勇]

医保方面也加强了管控,包括单病种付费,以及下一步即将实施的取消药品加成、三医联动、多方联动,这些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综合改革模式,改革的根本是合理的医疗付费。所以原来药品加成15%是不合理的,但同时医生服务费用太低,这就需要调整,使其形成一个合理的付费体系,提供百姓均等的基本医疗服务,这是国家在做的。

[郭启勇]

如何在社会能够承受的前提下,不断地提高医疗收入;如何在百姓尽量少的支付比例下,来完成基本医疗。这些都是为了让百姓能够承受自己生病了去看病的花费,尽量少的去花自己的钱,但这就需要全民都得加入医保。

[郭启勇]

如何在有了病以后有一个救治,有一个少花钱的保障,这大概是我们医疗体系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作为医院来讲,如何来适应调整,如何在最大的范围内控制医疗的支出,这些都是医院管理改革未来要走的方向。

[主持人]

感谢您的分享!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