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

09

17:14:45

她们的家书时代的故事

本文来源: 辽宁日报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为制作本期特刊,报道组在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的帮助下,从该馆的藏品中翻查出一批写于不同年代、各具特点、出自女性之手的家书,并最终精选出数封在本版呈现给广大读者。

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女性家书选登

她们的家书时代的故事

提示

女性写家书更着重于对家庭生活的叙述,文字细腻,情感深沉,让人更深刻地体会到信中所蕴藏的爱与关怀。

为制作本期特刊,报道组在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的帮助下,从该馆的藏品中翻查出一批写于不同年代、各具特点、出自女性之手的家书,并最终精选出数封在本版呈现给广大读者。

这些书信分别是:乾隆年间,陈云贞写给远戍伊犁的丈夫范秋塘的家书;上世纪30年代,解姣娥写给在外谋生的丈夫卫景安的家书;1936年,黄懋淑写给侄子黄大馥的家书;1940年,周扬的母亲写给周扬的家书;1951年,魏淑敏写给儿子魏仲林(左琼青)的家书;谢慕兰在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写给四个女儿的家书。

读者可以从这些家书的内容以及背后的故事中看到,女性家书有其鲜明的特点,即更着重于对家庭生活的叙述,文字细腻,情感深沉,能够让人更深刻地体会到信中所蕴藏的爱与关怀。

同时,这些家书还从不同侧面反映出了不同时代女性的生活状态。

她们的家书时代的故事

这是上世纪30年代,在老家的妻子解姣娥背着公婆托人写给在外谋生的丈夫卫景安的一封家书。

丈夫因囊中羞涩,给妻子捎东西回家的许愿未能兑现,导致妻子无端猜嫌。

妻子因家庭气氛不好,每日在家忍气吞声,如履薄冰。

夫妻结婚十多年,共同生活的日子屈指可数,苦苦相思。

她们的家书时代的故事

这是著名文艺理论家周扬的母亲所写的家书,当时周扬在陕甘宁边区任教育厅长,

母亲年近六旬,六年没有儿子的音讯。

她在信中倾诉家中缺少男丁,生活艰难及思儿之苦,希望儿子常写信回家,以免惦念。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母亲的毛笔字写得非常出众,却在落款后写了一句话:“亲笔写得不好,看完烧掉。”

不过,周扬并没有烧掉这封信,而是完整保存了下来。

她们的家书时代的故事

这是一位通过扫盲运动学会写字的农村妇女写给儿子的家书。写信的时间是1951年。  

信中主要讲述了自己的处境,提到从南京至汉口,再至广州、海口的船票价格,以及文昌的气候、物价等。

她担心儿子看不明白,还把自己的住处周围画了一张示意图,

一一标明香蕉林、柚子树、房间、食堂、水池、马路、小河等的位置。

她们的家书时代的故事

这是一封姑母写给侄子的家书,“名为姑侄,情同母子”。  

黄大馥出生时母亲因难产去世,姑母黄懋淑担负起母亲的部分责任。

黄懋淑在信中对侄子一家均表示了关切,特别是对5岁的侄孙的饮食起居甚为关心。  

信中不仅谈到家事,还提及福清县发生的两次劫案。

她们的家书时代的故事

这是乾隆年间的才女陈云贞写给丈夫范秋塘的一封家书。家书内容丰富,感情深沉动人。  

此封家书在清代就被收入多种书籍,在民间广为传抄。版本不一。  

收藏在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中的这一《陈云贞女士手札》

是近代著名律师、藏书家许肇铭1923年根据缪艮本所抄,

落款为“甲寅嘉平朔夕”,即1794年。  

关于这封家书的作者,学术界有不同意见。一种意见认为,

陈云贞是江苏淮安人,其夫范秋塘由于“忤逆”获罪远戍伊犁。

另一种意见认为,陈云贞是清代著名弹词小说《再生缘》的作者陈端生,

其夫范菼即范秋塘,因科场案充军伊犁。   

节选  妹云贞端肃敛衽再拜,致意秋塘哥哥安履:  

忆自枫亭分手,弹指十年。远塞羁愁,空怀岁月,长门幽恨,莫数晨昏。然母亲膝前,儿女团栾,尚可宽慰。

哥哥只身孤戍,依人作计,谁与为欢?

问暖嘘寒,窥饥探渴,凉凉踽踽,未知消受几许凄其?

贞虽不能纵万里之身,续一夕之好,而离魂断梦,常绕左右矣。

思君十二,回肠九折,岂虚语哉?

她们的家书时代的故事

在武汉,有一位谢慕兰老人,她有四个女儿,其中有三个生活在其他城市。

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她与女儿们主要靠书信沟通信息,交流思想。

因而,她保存了1700余封家书。  

1999年,谢慕兰过70岁生日时,四个女儿分工协作,整理出版了母亲保留的全部家书,

把一套三卷五本的《慕兰家书》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母亲。  

这是谢慕兰的精神财富,也是四个女儿的成长档案,同时也见证了社会的变迁。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