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

09

14:58:06

【忠贞妻子】我爱他,绝不会离开他

本文来源: 辽宁日报 本文作者: 符成龙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夫妻团聚、儿子出生,在刘晓兰最幸福的时候,巨大的不幸发生了,丈夫甘瑞林在部队执行任务时因重伤导致高位截瘫。那时,她才二十六岁,儿子还不足百天。

二十八年来,刘晓兰守着瘫痪的丈夫,守着一个幸福的家

我爱他,绝不会离开他

提示

夫妻团聚、儿子出生,在刘晓兰最幸福的时候,巨大的不幸发生了︱︱︱丈夫甘瑞林在部队执行任务时因重伤导致高位截瘫。那时,她才二十六岁,儿子还不足百天。

亲戚、朋友、丈夫,甚至连婆婆都劝刘晓兰离开,但是她毅然选择留下。二十八年来,她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扛起了家庭的重担。她说,如果当时她走了,这个家就倒了。

要一个完好的丈夫还是一条命

2月17日上午,甘瑞林把轮椅摇到书柜边,取出厚厚一摞书信。妻子刘晓兰连忙接了过去,两人依偎在一起,打开一个又一个泛黄的信封。那天,盘锦的天气很好,初春柔和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宁静而温暖。这些书信,是甘瑞林和刘晓兰恋爱时写下的,他们珍藏了整整30年。

“别,留下了忠贞、等待;逢,留下了永久的欢颜;让信做木棉吧,织起情的丝线。”信中一首炽热的情诗,让刘晓兰回味良久。

甘瑞林和刘晓兰的爱情,诞生于1983年的松花江畔。那时,甘瑞林是部队的通信排排长,英俊威武;刘晓兰是吉林空军465医院的实习护士,温柔美丽。二人一见钟情,迅速坠入爱河。

1985年,甘瑞林到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求学。之后,二人便开始鸿雁传情。在分别后的第一封信中,刘晓兰写道:“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被‘他’真诚地爱着,而我也希望真诚的‘他’也一样是最幸福的人。”在谈及双方家人的时候,刘晓兰既感到喜悦,又有一丝担心。她在信中写道:“听到家中的消息我很高兴……其次就是有点害怕。我常想老人想象中的媳妇是什么样?”

遥远的距离让两个年轻人的爱情变得越来越热烈,他们在信中互诉衷肠,盼望着对方的消息。“我们的感情很好,几乎是每周写一封信。”刘晓兰说,每封信他们都保存着,这是一份美好的回忆,是爱情的见证。

1987年,经历了离别考验的甘瑞林和刘晓兰,在锦州喜结连理。1989年初,甘瑞林调至锦州。同年,他们的儿子甘蒙也出生了。就在这个家庭最幸福的时候,巨大的不幸发生了。1989年冬,甘瑞林在执行任务时,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胸口。当时,他27岁,刘晓兰26岁,他们的儿子还不足百天。在医院,医生告诉刘晓兰,手术方案有两种:一是先做开胸手术,病情稳定之后再做脊突手术,但病人很有可能高位截瘫;二是两个手术一起做,成功的话也许不会高位截瘫,但病人可能下不了手术台。“先救命要紧。”刘晓兰选择了第一种方案,没有丝毫迟疑,“我希望他活着,哪怕照顾他一辈子。”

【忠贞妻子】我爱他,绝不会离开他

刘晓兰写给甘瑞林的信(图为第一页)。记者/符成龙 翻拍

亲爱的瑞林:

你好,来信已收阅,得知你一路平安并顺利到达学校我很高兴,我的这颗心也送算能到它所呆的地方了。

瑞林,这是我们分别后的第一封信,总觉心有万语千言,可此时又不知如何向你表达,这也许是我的水平有限,也许是我们分别“太久”对你想的太多而起了反作用。为此,在这里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我只想说一句,那就是:“我想你,我喜欢你,而在这个世界上我喜欢的只有你一个人。”

我很欣赏你的那几句诗:

别,留下了忠贞、等待;

逢,留下了永久的欢颜;

让信做木棉吧,

织起情的丝线。

说得很好,别,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我们的一种考试,也是我们情的升华。瑞林,在这里我要说,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被“他”真诚地爱着,而我也希望真诚的“他”也一样是最幸福的人。

听到家中的消息我很高兴,小兰气倒不会生,就是听得有点别扭,也许听熟悉了就好了。其次就是有点害怕,我常想老人们想象中的媳妇是什么样?再说我家,回信我已写给我姐了,可还没有收到回信,我想也许快了。等来信知道消息我探家时心里也有个底。不过你放心,我会处理好,请相信我。

吉林别后我这里一切如故,只是有个好消息告诉你,那就是我要离开465了。因为465的通知已下,名单上没我(我这里两个同学也没有),可到底在哪儿通知还没来。我想时间不会长了,想起能离开465我真高兴,可高兴之余又有些舍不得离开长彦他们。我真恨事情为什么总是这样,有一份高兴,就有一份痛苦,我走后长彦怎么办?她一个人在这里,又处在这样的环境她会痛苦的,我真不忍心这样看着她,可……唉!曾医生说,我也许能在锦州,说给长彦也调锦州,现正要着手办,我多么希望有那么一天,我们姐俩能双双离开这里,多么希望能看到她没有忧愁的笑脸。

学校的情况听你这一说倒也不错,可你别骗我,我知道学生生活是艰苦的,再加上这是部队院校,所以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吃、穿、住都要注意,别一天都忙学习,其他一切都对付,到头来生了一身病,那还不等于“0”。另需什么来信告知,要是还客气,那该“同志”表现就不好了,因我毕竟想得不够全,要是还想那么多,你说该怎么办?我说该“打”。至于我,想得开着呢,一定不会亏待自己的,你放心好了,至于工作我会处理好的,你不常说“气大伤身”吗?所以我不会和自己过不去。

照片我已都取回来了,园中园那张没想到照得还可以,就是你站得太不规范了,好像显得自己是一个十足的男子汉。最后照那张真后悔还不如你一个人照了,没照好,正好就洗了一张,所以你就免了吧。至于咱俩打赌的事,我会照办的,只是我还没送去洗,可你呢?必须交换,这还公平吗?写到这里已经很晚了。祝你学习愉快!速来信为盼(写上发信日期)深深地吻你!

你的兰85.9.6

为了这个家争口气

从医院回家之后,甘瑞林不仅从胸口往下毫无知觉,双手也使不上力气,甚至连坐都坐不稳。刘晓兰每天喂丈夫吃饭,帮他翻身、按摩。

刘晓兰说:“最困难的是背他上下床。他一米七六的个子,我实在是背不动,每次都是一身大汗。”部队知道这一情况后,把甘瑞林送到了北京的一家医疗康复医院。在医生和刘晓兰的帮助下,甘瑞林像个婴儿一样,一步步地学会了坐、穿衣、自己吃饭、上下轮椅。

一年半之后,生活能够自理的甘瑞林和刘晓兰从北京回家了。本以为能轻松一些的刘晓兰又遇到了新的问题。“我此生就要与轮椅为伴了吗?”残酷的现实让甘瑞林的意志逐渐消沉。他每天打麻将、喝酒。他的脾气也越来越大,动不动就摔东西,甚至还动手打孩子。

“成天在家闹,从前途无量到一落千丈,心里实在是难受。”甘瑞林说。刘晓兰理解丈夫心中的苦闷,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终于有一次,在甘瑞林摔东西之后,她爆发了。她冲丈夫大吼:“我每天照顾你是为了什么?你能不能为了儿子,为了我,为了这个家,争口气?”甘瑞林猛然醒悟,心中充满了愧疚:妻子日夜操劳,不仅要工作,还要照顾自己和孩子,不能再给她增加负担了。从那之后,甘瑞林逐渐坚强起来。

1992年,甘瑞林决定开始文学创作。受伤之前,他曾陆陆续续在报纸上发表过诗歌、散文。他说:“我依然有完好的双手和思维,我意识到文学才是我的阵地。”刘晓兰说,从那次争吵之后,丈夫就开始转变了。有时候她一觉醒来,发现丈夫还在写。刘晓兰心疼丈夫,让他少写。可甘瑞林倔强地坚持着。2005年,在历尽千辛万苦之后,甘瑞林终于完成了50余万字的长篇小说《青春无悔》。截至目前,甘瑞林累计发表作品200余万字。甘瑞林说,他是不幸的,却又是幸运的,因为他有一个好妻子。

婆婆说,你走妈不会怪你

手术之后,甘瑞林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刘晓兰24小时守护在丈夫身边。她要处理随时可能溢流出来的大小便,每20分钟帮丈夫翻一次身,以防出现褥疮。

由于当时没有亲人在身边,在甘瑞林术后的5天时间里,刘晓兰寸步未离,默默承受着痛苦。甘瑞林病情稳定之后,刘晓兰开始了医院和家中两头跑的生活。白天,她在医院照顾丈夫,晚上再回家照顾孩子。由于受到的刺激太大,她一夜之间没有了奶水,只能靠保姆煮面糊糊喂孩子。

虽然又累又困,但刘晓兰咬牙坚持着。一天晚上,当她骑自行车经过一个桥洞时,一个歹徒冲上前拦车,她用尽全身的气力闯了过去。一进家门,她便瘫倒在地上。婆婆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之后,两个人抱头痛哭。

第二天一早,刘晓兰又早早给丈夫做好了饭,骑车赶往医院,由于劳累过度,她连人带车摔倒在路上,幸亏有好心人把她送到了医院。尾随、恐吓……在那些黑漆漆的夜晚,刘晓兰遇到的危险不止那一次。“她一米六五的个子,那个时候瘦到只剩下七八十斤,整个人都脱相了。”甘瑞林动情地说,“我媳妇真的是太难了。”

3个月后,甘瑞林进行了第二次手术。但是手术失败了,他再也站不起来了。从年轻有为的军官到大小便失禁的高位截瘫的病人,巨大的落差让甘瑞林觉得他的人生已经没有了意义。他想到了以后,妻子才26岁,不应该拖累她,应该让她去找一个美好的归宿。甘瑞林做出了痛苦的选择,他劝妻子离开自己。在刘晓兰坚决地说“不”之后,他开始拒绝治疗、绝食,甚至自杀,希望能逼迫妻子离开自己。

当时,刘晓兰的朋友、亲人也心疼她,许多人在暗地里劝她,要多想想以后。婆婆看着瘦弱的刘晓兰每日辛苦地操劳,心中不忍,考虑了许久之后对她说:“晓兰,你现在还年轻,还是趁早找一个吧。你走,妈不会怪你。妈看你这个苦出不了头,心疼呀!”刘晓兰含泪安慰婆婆:“妈,您的心思我懂,可我爱他,绝不会离开他。”

“我们夫妻的感情很好,那个时候扔下他,我真的做不到。”刘晓兰对记者说,婆婆身体也不好,照顾不了丈夫,如果她走了,这个家就倒了。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为了丈夫,为了这个家,再难都要坚持下去。

【镜头】

全家福里每个人都笑得那么灿烂

在采访时,记者提出希望能看看甘瑞林一家以前的老照片。甘瑞林欣然答应,他摇着轮椅,领记者来到北向的房间。屋子不大,两排大书架和一个大书柜几乎占据了所有的空间。

甘瑞林说,这些都是他的藏书,他本身就爱好看书,写作时也需要查阅大量资料。“他就喜欢买书,结果就是家里的书越来越多,连门口的柜子里也塞满了。”刘晓兰在一旁埋怨,搬家的时候,丈夫一本书也不舍得扔,都当宝贝一样收着,把她给累完了。埋怨归埋怨,刘晓兰还是麻利地从屋子的角落里搬出了一把梯子,到书柜的上层找影集。

甘瑞林假装没听到妻子的话。他坐在轮椅上,一只手扶着梯子,仰着头指挥妻子:“我记得不是这边,你再到那头翻一翻。”

其实,对于甘瑞林买书、写作,刘晓兰是十分支持的。但是她最为关心的,并不是丈夫在文学创作上能够获得多大的成功,她只希望丈夫不要生病,健健康康的就好。刘晓兰说:“平时苦点累点都没什么,就怕他生病。”

尿路感染、褥疮和并发症,是严重威胁高位截瘫病人生命的三大“杀手”。最近这些年来,甘瑞林虽然没有得过褥疮和并发症,但每年都会发生一两次尿路感染。

生病之后的甘瑞林往往会陷入持续低烧,短则几天,长则半个月。

“他每天昏昏沉沉的,一输液就好,不输液了又犯,就这么来来回回地折腾。”刘晓兰无奈地说。

“她懂医,能帮我换药,每天早晚帮我按摩。我这种情况,如果护理得不好,很容易就出大事。”甘瑞林心里对妻子充满了感激。他说,妻子这么多年太不容易了。从1989年瘫痪至今,他的身体没有因为长期缺乏运动而恶化,完全得益于妻子的精心护理。

“这么多年,累是肯定的,但只要他好好的,我苦点累点没什么。”刘晓兰说,“一家人在一起就是幸福的。”在她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家三口的全家福,每个人都笑得那么灿烂。

(记者 符成龙)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