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

09

14:42:09

【为了父亲做一名女刑警】清明节,我和姐姐烧掉了给爸爸的信

本文来源: 辽宁日报 本文作者: 张昕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邰菲说,虽然父亲牺牲已经十四年了,但那晚在医院与父亲见最后一面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回忆是痛苦的,但她愿意让更多人知道父亲的名字,知道十四年前在阜新市彰武县,曾经有一位为了保护国家财产而牺牲的警察邰德刚。

父亲牺牲后,邰菲也选择了当警察这条路

清明节,我和姐姐烧掉了给爸爸的信

提示

邰菲说,虽然父亲牺牲已经十四年了,但那晚在医院与父亲见最后一面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回忆是痛苦的,但她愿意让更多人知道父亲的名字,知道十四年前在阜新市彰武县,曾经有一位为了保护国家财产而牺牲的警察邰德刚。

脸上一直挂着灿烂的笑容,是她给记者留下最深的印象。即便说起母女三人曾经陷入那么深的绝望,邰菲也始终没掉下一滴眼泪。『最苦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娘仨的日子越过越好,这是我对父亲最好的交代。』邰菲这样说。

爸爸教的第一首歌叫《警魂颂》

在女儿邰菲心里,父亲邰德刚既熟悉又陌生,既可爱又可气。邰德刚生前是彰武县丰田乡派出所的民警,在邰菲的印象中,身边不少人管父亲叫“傻子老三”。邰菲告诉记者,尽管当时自己年纪还小,但也隐约知道父亲外号的由来。“我爸那人脑子直,一根筋,一点不会转弯。在家排行老三,大伙都这么叫他。”邰菲还记得有一次,和父母非常要好的邻居叔叔焦急地来家里替自己一个犯了事的亲戚求情,希望邰德刚“高抬贵手”帮帮忙。但邰德刚一点面子没给,还给对方讲了一堆要遵纪守法的大道理。把邻居气得跺着脚丢下一句“真是傻子老三”就跑了。

父亲铁面无私,得罪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父亲值班的时候,邰菲母女三人经常受到威胁。有人往院子里扔啤酒瓶子,有人往玻璃上丢石子,每到这时,母亲刘玉琴都紧紧搂着两个女儿,生怕吓坏了孩子们。

邰菲告诉记者,自己到现在都最怕感冒发烧,因为很容易引起肺炎。小时候一次夜里发烧,正赶上父亲办案。母亲不放心把大女儿邰慧一个人扔在家里,一次次打电话催丈夫回家。直到下半夜,邰德刚才从派出所赶回来,邰菲被送到医院后诊断为肺炎,医生责怪说:“你们咋当的父母,咋不早点给孩子送来呢!”母亲在旁边心疼得抹眼泪,父亲摸着女儿的小脸蛋一脸歉意的笑。

尽管父亲在很多人眼里不会变通,太讲究原则,但在女儿眼里,父亲是真心热爱自己的事业。邰菲还记得父亲到市里参加公务员转正考试,回家后心情特别好,在炕头教女儿唱《警魂颂》。这首歌在父亲去世十四年后,邰菲依然记忆犹新,她说,这是父亲唯一教过自己的一首歌,也是父亲唯一会唱的一首歌。

2003年8月6日晚上8点多,邰德刚与盗伐林木的不法分子搏斗时壮烈牺牲。说起与父亲匆忙见的最后一面,邰菲语气低沉,语速加快。记者知道,那一天是邰菲多年来不想提及的,也是她心里永远不会忘记的一晚。邰菲有些疑惑地对记者说:“说来也怪,后来发生的很多事都忘了。可在医院和父亲诀别的那一晚,怎样刻意去忘也忘不了。好像我的记忆就停留在了16岁。”邰菲貌似平静地说着话,却让人阵阵心酸。完全想象得到,她的内心是何等的痛苦和难过。那一年,邰菲16岁,姐姐邰慧20岁。那一年,母女三人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母亲伤心过度,一病不起。姐妹俩一个读大学,一个读初中。母亲几次想结束自己的生命,有一天,几近崩溃的姐姐邰慧对妈妈喊:“我们已经没了爸爸,你怎么舍得扔下我们呢?爸爸九泉之下看到我们过着这样的日子能安息吗?”擦干眼泪,母女三人卖了房子,看病、供两个女儿念书,最难的日子也终于撑了过来。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高考时,邰菲报考了辽宁警察学院。对于女儿的决定,母亲是支持的。在两个女儿中,大女儿邰慧性格沉稳内敛,小女儿邰菲生性好动,爱爬树、爱玩枪、爱戴父亲的警帽,性格和父亲最像。因此,邰菲一直被父亲称为“老儿子”。有时在派出所值班也会把邰菲带着,若是临时出警,就把女儿留在办公室继续“值班”。有一次,一伙醉酒者跑到派出所滋事,父亲一点没慌,一个人跑出去制服了他们。回到办公室,邰菲问父亲为什么不躲起来?父亲的话成了女儿作为警察的座右铭——要是想把头藏在裤腰带里就别当警察。

父亲牺牲后,邰菲想要子承父业当警察的念头越来越强烈。2011年9月,邰菲大学毕业后回到阜新市公安局,如愿成为一名人民警察。穿上警服的一刻,邰菲在镜子里仿佛看到父亲的身影。她告诉记者,自己在心里暗暗发誓,要做个好警察,不给父亲丢脸。

局领导知道邰菲是烈士后代,有意对她特殊关照一些。一位领导找她谈话,问她是否有特别中意的部门。邰菲直爽地说:“我要到刑警队,出现场,去能和老百姓打交道或者最危险的一线去。”领导诧异地说:“我以为你会要求到最清闲的部门呢。”但邰菲认为,当警察就得像父亲那样,每天办案、为老百姓办点事。如果光坐办公室,在哪上班不行啊,干啥要当警察呢。

在刑警队做技术工作的这些年,邰菲一直在一线忙碌。她跟着出命案现场,不管三更半夜;她在大连抓捕犯人,受伤也毫不在意;她乔装成大堂经理、收水费人员,配合专案队办案,不管在哪座城市;她抓过人,搜过身,验过吸毒者的尿,也曾通宵达旦地看守过犯罪嫌疑人。但对于女儿的工作状态,仍然住在彰武县城的母亲并不知情。“妈妈这些年养大我们姐俩不容易,不能再让她为我担心了。”今年步入而立之年的邰菲不但工作业务越做越熟,照顾家人也游刃有余。

我和姐姐会换种方式想念

随着清明节的临近,又到了邰菲一家去公墓看望父亲的日子。邰菲告诉记者,姐妹俩虽然不再给父亲写信,但对父亲的思念从未减少过。

或许是父亲离开得太突然,姐妹俩都受到沉重的打击。因为无处排解思念之情,姐妹俩经常给父亲写信。遇到开心的事,遭遇困难时,给父亲写信是姐妹俩最好的倾诉方式。从2003年到2014年,姐妹俩不知道给父亲写了多少封信,每到清明节,两人就把信拿到父亲墓前烧掉。每封信的邮编都是“521521”,“我爱你”的谐音是女儿对已逝父亲的声声呼唤。

2013年8月,邰慧的儿子出生。看到姐姐常常夜深人静时给父亲写信泪流满面,邰菲心疼不已。她对姐姐说:“你也是做了母亲的人,应该走出阴影,快乐地生活。”有一天,母亲收拾房间时意外发现女儿们写给父亲的信,信里对父亲的思念如同一把把尖刀刺痛刘玉琴的心。她终于按捺不住多年的压抑,捧着信号啕大哭。那一天,邰菲意识到给父亲写信,其实是姐妹俩走不出失去父亲的阴影,无法勇敢向前面对新的生活。

2014年清明节前夕,邰菲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再给父亲写最后一封信,清明节那天烧掉所有给父亲的信,说服姐姐以后不要再给父亲写信,忘掉忧伤,化悲痛为动力,把对父亲的思念转换为工作的动力,照顾家人,一切重新开始。

不再写信不代表遗忘。今年年初,姐姐邰慧如愿考上丹东市交警部门,邰菲给母亲在县城买了新房子。这一桩桩好事,邰菲迫不及待到父亲的墓前诉说。“无论表达思念的方式如何变,我们都会永远记住父亲对事业的热爱和对我们的养育之恩。日子肯定越过越好,我要告诉爸爸,今天的我们长大了,不但能把父亲此生未完的事业做好,也会把妈妈照顾好。”说这话时,邰菲的目光很坚定。

【为了父亲做一名女刑警】清明节,我和姐姐烧掉了给爸爸的信

邰菲写给爸爸的一封信(图为第一页)。 记者/张昕 翻拍

爸爸:

人间四月倾私语,又是一年清明时,阴阳相隔永离别,为念已故寄相思。

——菲菲亲爱的爸爸,您知道吗?每到这个时节,我都不想记起那个永生不忘的日子——2003年8月3日,您离开的那一天。那一天,您在处理一起村民盗砍林木案件中壮烈牺牲。年仅45岁的您,就这样突然间离开了我们,永远永远。

亲爱的爸爸,我知道:您热爱您的职业,热爱到还未修满年假就冒着雨去上班;您忠诚于公安事业,忠诚到为这份事业献出宝贵的生命。

爸爸,曾几何时,我很不理解,为什么姐姐她那么固执非警察不嫁。后来我懂了,我曾偷偷看过她给您写过的信,原来她是因为爱,她爱您,无法接受您离开的事实,她还未感受到更多的父爱,您便已经离开。她难过、痛苦,她内心倍受煎熬,她好想要继承爸爸的遗志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把对爸爸的爱和思念寄托在这份公安事业上。可是,她最终未能如愿,所以她给自己立下誓言非警察不嫁。

亲爱的爸爸,如今姐姐已身为一名警嫂,并且育有一个可爱的宝宝“桃宝贝”,他是个男孩,很可爱很淘气。我相信,如果您还在,一定会非常喜欢您的大外孙。姐姐说,等“桃宝贝”长大些,会给他讲述您的故事,会带着他去墓碑前,看那个英俊潇洒而忠诚勇敢的外公。

亲爱的爸爸,您知道吗?我现在已经是 一名人民警察,可是我却从未告诉您我的工作性质,因为我不想天堂 里的您为我担心。

爸爸,在工作中我真的很像您,我热爱这份职业。我对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有愤怒 ;对孤寡无助的百姓有怜悯之心 ;我喜欢接触一线,愿意与犯罪分子打交道。爸爸,还记得您从小一直叫我“老儿子”吗?工作中的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个男孩,这样工作起来就不会受到很多局限。但是我从未放弃自己的坚持……

女儿

镜头】

好事连连的2017年

采访中记者发现,邰菲是个骨子里很坚强又很乐观的女孩。

父亲去世后,母女三人曾度过一段艰难的日子。大女儿邰慧即将大学毕业,小女儿初中毕业步入高中,双方老人需要赡养,受到丈夫突然去世的打击,一直做家庭主妇的刘玉琴患上重病需要手术。一连串的遭遇,也曾让全家产生过自暴自弃的念头。但这样的生活,绝不是父亲所希望看到的,于是,擦干眼泪,母女三人卖房治病、供孩子上学,到邰菲学校附近租房子过日子。除夕之夜在沈阳的医院里,母亲的病床前度过,因为租金等原因七次搬家,这些在邰菲嘴里都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她更愿意和记者聊的是今天,全家过上好日子的2017年。

当年未能穿上警服的姐姐邰慧嫁给了在丹东工作的警察,并于2013年8月有了孩子。邰慧的丈夫从未见过岳父,可对岳父的壮举十分钦佩。每次陪妻子回彰武老家,都要到墓前献花鞠躬。2017年1月,邰慧考上丹东交警部门的事业单位,终于穿上警服。姐妹俩都成了警花,邰菲觉得,父亲若是泉下有知一定会十分欣慰。

邰菲一直有个心愿,希望在阜新市内买一套小一些的房子,把母亲接到市内与自己同住。但刘玉琴希望能一直在县里生活,丈夫的墓在那里,她想离丈夫近一点。今年年初,邰菲用工作多年省吃俭用积攒的钱交了首付,给母亲在县里买了一个小房子,并装修完毕。邰菲告诉记者,实在是经济条件有限,所以买的房子不大,装修也不高档。但领着母亲去验房时,母亲抚摸着一样样家具,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搬家那天,刘玉琴抱着丈夫的遗像自言自语说:“老伴啊,你的老姑娘长大了,都能照顾我这当妈的了。这回咱们搬新家,现在我带着你一起走,你也看看姑娘给咱们装修得多好看。”那一天,邰菲因为自己能为家里做点事情感到心情特别舒畅。

年初就好事连连,让邰菲相信接下来的日子肯定越过越好。

(记者 张昕)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