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

09

09:58:05

【环卫女工】工作苦脏累,但你不嫌我

本文来源: 辽宁日报 本文作者: 张昕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清晨七点刚过,赵玉清骑着自行车来到中宝垃圾收集楼,打开门,把饭盒往桌子上一丢,拿起铁锹就开始忙碌起来。

丹东市环卫工人赵玉清第一次提笔给丈夫写信

工作苦脏累,但你不嫌我

提示

清晨七点刚过,赵玉清骑着自行车来到中宝垃圾收集楼,打开门,把饭盒往桌子上一丢,拿起铁锹就开始忙碌起来。赵玉清的工作,是把地面垃圾打扫干净后,操作机器,把坑里的垃圾压成一个大方块。这就是丹东市环境卫生管理处垃圾压缩收集楼保洁员赵玉清每天的工作。是的,她是一名环卫女工。

最脏的活一干就是29年

1988年,赵玉清中学毕业后女承父业做了环卫工人。尽管同学们都不理解,但因为父亲和哥哥嫂子都是环卫工人,从小成长在这样的家庭里的赵玉清并未感到不妥。她告诉记者,小时候,自己就跟着父亲去收过垃圾。那时,父亲开着垃圾车,走到居民小区就摇铃,居民们“闻铃而动”,纷纷把垃圾送出来。父亲曾有机会调到更好的单位工作,但他婉言谢绝了。父亲说,他喜欢环卫工作,不愿意也没必要换工作。赵玉清上班第一天,父亲对她说,要干就得干好,咱家可没出过偷懒的工人。

把父亲的话牢记心里,赵玉清一直是班组里最勤劳的那个。从最开始的跟车,把垃圾运到车上后站在车顶盖苫布,到后来被调走扫垃圾箱,不管是半夜一点上班还是连干12个小时不下班,赵玉清从没觉得环卫工作是件苦差事。

赵玉清回忆说,当初自己负责的辖区有60个垃圾箱,她每天骑着自行车挨个清理。遇到有人故意把垃圾扔到箱外,她还要劝几句。有时遇到不讲理的,不但不听劝,还会说一些“你不就是干这个的吗?我凭什么帮你干活啊?”之类的话。每到这时,赵玉清也会觉得委屈。

工作几年后,赵玉清开始做垃圾压缩收集楼保洁员。她所负责的17个垃圾压缩收集楼,有的离家近,有的需要骑车40多分钟才能到,如果赶上雨雪天气,出门得更早一些。每天中午,赵玉清都是吃从家里带的饭。但工作现场并没有微波炉,怎么加热呢?赵玉清端起一个塑料盆打趣说:“这就是我的微波炉。”原来,每天中午,赵玉清做一壶开水倒入盆中,把饭盒放到盆里加热。

采访过程中,不断有垃圾车运垃圾过来,赵玉清隔一会就要跑到垃圾堆前做清理工作。1988年至今,赵玉清已经从“小环卫”变成了“老环卫”,带领着一个19人的班组。指着被运走的垃圾方块,赵玉清感慨地说:“我们这个行业一年365天不能休息。环卫部门如果全体放假一天,这个城市立马就有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是市民平时关注不到的。”

赵玉清所带的班组一直是丹东市环卫部门的先进班组。问起原因,赵玉清坦率地说:“其实也没啥窍门,无非就是多扫一下,多看一眼。”赶上下雪,赵玉清会提前一小时赶到收集楼,先把门口的路扫干净再开门。“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如果不清扫,垃圾车打滑,很可能把垃圾撒得到处都是,收集楼又离居民楼那么近,过往的行人多不方便。”赵玉清的换位思考,赢得了居民们的尊重。常常有居民买来烤地瓜、西瓜送给她,每到这时,赵玉清就觉得自己的工作特别“高大上”。

丈夫和儿子都是“助手”

说起工作,赵玉清滔滔不绝。但有一点她觉得很遗憾。这么多年,她从没在家安安稳稳过个年。

每到节假日,总是垃圾最多的时候,也是环卫工人最忙的时候。每年除夕,很多市民都有凌晨12点放鞭炮的习惯,鞭炮声就是赵玉清工作的信号。除夕夜,穿着工作服,拎着扫帚、铁锹的赵玉清带着两个“助手”——丈夫和儿子,全家一起忙碌。虽然节假日不在家,每天又早出晚归顾不上家,但赵玉清持家有自己的门道。她告诉记者,自己的秘诀就是一个字:哄。

儿子小时候对妈妈的工作非常不理解。上幼儿园,妈妈几乎从未接送过儿子。上学开家长会,妈妈一共没去过两回。儿子从10岁开始放学回家就自己做饭。赵玉清对儿子表达母爱的方式是“哄”。能为儿子做的,都尽力做好。儿子上大学,因为是回民,吃饭比较贵,赵玉清自己省吃俭用也要每月多给儿子一些生活费。赵玉清一直告诉儿子,不管什么职业,只要把它干好就是成功的。特别是赵玉清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后,儿子对母亲的职业越来越理解。不但除夕夜帮着母亲干活,有时和同学出行路过母亲工作的地方,还特意把同学拉去看看,骄傲地向同学介绍自己的母亲是一位了不起的环卫工人。

赵玉清的丈夫是一位修路的市政工人,平时也相当忙。但市政工人的工作有忙有闲,每到休息的时候,丈夫也希望和妻子逛逛街,但赵玉清不行。对丈夫的不满,她心里十分清楚。她能做的,就是起得更早把饭菜做好,睡得更晚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多年不买衣服的她总想着给丈夫买点新衣服。每天回家再晚,也要先拐到婆婆家问候一下。就这样,从1994年结婚至今,一直被“哄”的丈夫虽对妻子的工作有些埋怨,但这怨气主要是心疼胃不好、睡眠不好、腰不好的妻子。他能做的,就是早晨给没吃饭的妻子送早饭,除夕夜拎着水桶给鞭炮垃圾浇水,妻子“爱心大泛滥”去帮助困难工友时,他一边埋怨着一边拿出早已帮着买好的慰问品……

前段时间,赵玉清夫妇一起看电视剧,男女主人公通信的情节让赵玉清颇有感触。她说,从相识至今,自己一直忙,从未给丈夫写过一封信,也从未向丈夫表达过自己的感情。一天夜里,赵玉清拿出纸笔,亲手为丈夫写了一封信。

这封信,赵玉清准备在三月八日妇女节当天送给丈夫。丈夫收到信后会有怎样的反应?赵玉清心里也期待着。

【环卫女工】工作苦脏累,但你不嫌我

三八节前夕,赵玉清给丈夫写了一封信(图为第一页)。  记者/张昕 翻拍

亲爱的老公:

我们结婚这么多年,第一次这样称呼你,还真觉得脸发烧呢!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大家谈论最多的就是女人要幸福要快乐。扪心自问,我幸福吗?我们结婚23年了,从不曾正式给你写过信,今天突然冒出个想法,想给你写封信,想通过给你的第一封信,说出平时我嘴上说不出来的话,我想告诉你:作为女人,我嫁了个好丈夫。因为有你,我很幸福!

记得我们相识那年我二十二岁,从事的是人们眼中最苦最脏最累最让人瞧不起的工作。作为年轻女孩,苦累我不怕,最让人吃不消的就是社会世俗的偏见,一些过路人经常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扫垃圾箱,风言风语地说:“一个姑娘干这活,将来连婆家都找不到。”劳累没让我掉眼泪,但周围人的冷嘲热讽时间长了让我这个有心理准备的人也对环卫工作产生了动摇,恰恰在这时,你的出现让我坚定了扎根环卫工作的信念。

你说我是个好姑娘,单凭一点,年纪轻轻就能安心在苦脏累的环卫工作,就非常令人敬佩。有了你的支持,我工作的动力更足了。

在以后的保洁工作中,箱子满了,我就爬上去踩,几次脚掌被玻璃划伤,你看了心疼,但你清楚,劝我不做是不可能的,于是你默默地在我兜里放好了创可贴。早晨出门保洁,垃圾箱的垃圾常常冒顶落地,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你都尽量在上班前帮我多装几袋垃圾,肩扛、车驮,倒运到其他的垃圾箱里。这些举动,周边的老百姓亲眼目睹,都被深深地感动了。有很多居民主动帮助我装箱、装袋,造脏的人也不好意思乱扔乱倒垃圾了。

这些年,我深深地体会到了你给我的深沉的爱,作为妻子,我感动,有你的日子,我过着宁静而幸福的生活,你一直是咱家的顶梁柱,只要你健康、平安、充满活力,幸福就会永远与我们相伴,让我们彼此相依,永远做彼此手心里的宝,一起慢慢变老。

永远爱你的妻子

镜头】

我手扎人 不握了吧

在丹东市中宝垃圾收集楼前,记者第一次见到了正在干活的赵玉清。远远地看,赵玉清身穿一身深蓝色工作服,身材臃肿,头被一顶毛线帽严严实实地包着,脚上穿着一双很旧的雪地棉鞋,整个人像是笼罩在灰尘中。

看到记者,赵玉清放下手里的铁锹,从垃圾堆前迎过来。等她走近,记者才看清楚,那是一张清秀的脸庞。

记者伸出手与她握手,赵玉清下意识地把手藏到身后,嘴里念叨着:“我这手又脏又粗,就不握手了吧。”这让记者不免有些尴尬。旁边一起干活的小杨硬是拽过赵玉清的手摊在记者面前。眼前是一双粗糙的、满是皱纹的手,手指尖裂开一个个小口子,手掌和指肚上是一层层老茧。赵玉清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这手和小锉一样,扎人,我都不好意思跟你握手。”

赵玉清把记者让到垃圾站旁边的休息室。这间不到10平方米的空间就是她每天喝水、吃饭的地方。看着简陋的屋子,赵玉清知足地说:“这就不错了,有的收集楼空间有限,没法在旁边设置一个屋子,只能坐在垃圾堆旁边休息。”

采访中,赵玉清一直戴着那顶毛线帽子。或许是看出记者一直盯着自己的帽子,赵玉清有点羞涩地说:“别以为赵姐我脱发啊。我可是一头好头发呢。就是因为这工作,习惯了一年四季戴帽子,要不头发一会儿就脏了。”说着,赵玉清摘下帽子。正如她所说,赵玉清头发乌黑,而且很长。摘下帽子的赵玉清,很有女人味。

记者由衷地夸奖赵玉清不戴帽子更好看,她有点不好意思,拿出手机,翻出相册给记者看。照片上,赵玉清时而穿着职业装,时而穿着休闲的时装;头发时而挽起,时而披散着,每张照片都那么漂亮。她告诉记者,这是几年前的一次生日,正赶上一家影楼搞促销,100元拍摄一套艺术照。在丈夫的鼓励下,赵玉清脱下工作服,化上妆,蹬上高跟鞋,拍了一组让她至今爱不释手的照片。这套照片,赵玉清一直保存在手机里,没事的时候就拿出来翻一翻,看看和平时截然不同的自己。

其实,哪个女人不爱美呢?赵玉清也不例外。只是,穿着工作服的赵玉清,能让人看到她面容清秀的一面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

(记者 张昕)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