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

09

08:57:16

【闯关东女性】想尽办法给父亲买几块布料

本文来源: 辽宁日报 本文作者: 高爽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闯关东的女性一方面承袭着中原女性温良、贤淑、顺从、勤劳的美德,同时又在艰苦的生存环境之下形成了豪迈、豁达、乐观的性格。

清嘉庆年间,居于东北的孙氏托人给山东老家捎去家书

想尽办法给父亲买几块布料

提示

闯关东的女性一方面承袭着中原女性温良、贤淑、顺从、勤劳的美德,同时又在艰苦的生存环境之下形成了豪迈、豁达、乐观的性格。正如孙氏所遇到的情况,丈夫去世,留下四个年幼儿女,独立、坚忍、乐观、勤劳成为她或主动或被动的选择。

保存了二百多年的家书

在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里,记者找到了一封泛黄的老书信。从信的封皮和正文可知,写信人是生活在东北的女儿孙氏,收信人是远在山东老家的父亲孙尚仁。孙尚仁早年闯关东。后来,孙尚仁返回了山东老家,而已经结婚成家的儿子、女儿则留在了东北。女儿在信中告诉父亲,自己与父亲天远地隔,非常思念,不知何时才能见面。自己的公公和丈夫去世了,留下五六百元的外债,而且灾荒严重,饥饿缠身,生活非常困苦。虽然无钱奉养父亲,她仍然想尽办法给父亲买了几块布料,聊表孝心。在表达对老父的思念之情的同时,似乎也有想要返回关内老家之意。

据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副馆长张丁介绍,清代以前的家书留存至今的多为官员、文人等社会名流所书,这封写于清嘉庆年间的普通百姓家书历经二百多年保存至今,实属不易。此封家书的密封较有特点,与近代以来的书信不同,它采用卷页装,名址、封签、书信正文为同一张纸,在一个叫敖汉三的人家里封装,由一位叫沈老三的人捎回山东,从布局、格式和书法来看,不可能出自贫家女孙氏,应是请人代笔。

【闯关东女性】想尽办法给父亲买几块布料

孙氏在信中表达了对父亲的思念之情。记者/王研 翻拍

叩请

父母大人万福金安并候

阖家清吉。兹者父居东海年岁高迈,女住北夷孤寡无怜,路远遥忆天各一方,此情此况何时能安?女之翁婿故去,所遗欠外账目五六百,年月荒罕,岁甚饥馑,女故无钞捎家奉养,望父亲将女所用钱粮开写明白。候女还否?务捎回音。至于父亲口外产业地土,自有八弟十弟主持,女不必一言上禀。

父之甥男甥女四人均皆平安,不必挂念,外有捎回毛兰(蓝)布一尺、南红布二尺、亮足布一小尺、京录一大尺、银红布一大尺,见字查收。

冬月初五日女吕门孙氏叩禀

闯关东的历史从清初就开始了

一封老家书与一段闯关东的宏大背景联系了起来。对东北历史文化颇有研究的我省著名作家黄世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简单勾勒出闯关东这段历史:

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是我国历史上几次比较有名的大规模移民活动。而“闯”字与“走”和“下”相比,从语义上更加沉重,就是因为闯关东发生在清政府开禁东北之前,所以才要“闯”。

据史料记载,在1644年清世祖顺治将首都从盛京迁到北京的同一年,就有山东黄县的单文兴、单文利兄弟来到盛京,在四平街(今沈阳中街)开了沈阳第一家商铺——天合利丝房,这可能是最早的闯关东一代了。清政权入关后,带走了将近90万人口,致使本就地广人稀的东北十室九空,当时的奉天府尹给清廷上书,奏陈“沃野千里,有土无人,全无可恃”的内忧外患,于是在1653年,清廷向全国颁布《辽东招民开垦条例》,以奖励和降低赋税的办法鼓励关内人民出差开垦,由此形成了闯关东的第一次大潮,“燕鲁群氓闻风踵至”。

但是,当越来越多的汉民涌进东北,越来越多的人参、东珠、貂皮被从长白山、松花江运出来,满族统治者为护住“龙脉”,改变了政策。1668年,清廷发布《辽东招抚授官永著停止令》,由此开启了长达二百余年的东北封禁。虽有朝廷禁令,但二百多年间里闯关东的大潮却从未停止过。特别是遇到大的灾荒之年,来自河北、山东等地的饥民纷纷由海上和陆路进入东北求生。东北封禁之初,东北的“流民”不足10万,到了1776年,东北地区的移民人数已经达131万之多。黄世明推断,本文这封书信中的父亲孙尚仁应该就是在东北封禁之时“闯”进东北的。

鸦片战争中国落败后,割地赔款,国力日衰,加之关内各省人口暴涨且连年灾荒,民不聊生,开放关禁的呼声越来越高。于是从1860年起,清政府逐渐开禁东北。到1904年,东北终于全面开禁,闯关东进入一个新的高潮期。新中国成立之后,全国支援东北重工业基地建设,千千万万的优秀知识分子和技术工人从四面八方来到东北,更是开启了一个全新的“闯关东”时代。

东北开放女禁始于1878年

闯关东不仅因为禁,更因为“闯”的路途极为艰难。闯关东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前些年热播的一部同名电视剧曾用这样的台词来形容:“你见过有几家能全活着回来的?”“山高水险,生病的人过不了山海关。”

值得注意的是,在闯关东的队伍中是很少有女性的。闯关东的路途艰难,女性出关面临的难题更多,像《闯关东》剧中的几位女性文他娘、谭鲜儿,哪一个不是历经了千辛万苦,经受了数不清的磨难?黄世明介绍说,即使在开禁之初,女性仍是被禁止进入东北的,直到1878年,清政府才解除了汉族妇女移居关外的禁令。所以,本文中的写信者孙氏,应该说是闯关东群体中比较少有的女性。她有可能是尚在年幼时由父亲孙尚仁闯关东时带到东北的,也可能是父亲在东北成家之后出生的,考虑到闯关东一路的艰难和朝廷的禁令,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也可以算是“闯二代”吧。

进入东北难,在东北当时所谓的“苦寒之地”生存下来也很难。孙氏在信中所描述的“孤寡无怜”“年月荒罕,岁甚饥馑”,应该是众多闯关东的女性所面临的比较普遍的困境。

女性是闯关东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笔

今天的东北居民中,闯关东后代占了很大的比例。黄世明所提供的一组数字最能说明问题:1894年东北三省人口不过二三百万,到1930年,已达三千余万。也就是说,今天的东北人十之八九都是闯关东的后代。

黄世明说:闯关东者为东北带来了中原地区的风俗习惯,这些中原文化与东北地区的原生文化相融合,经由一代又一代的闯关东者所积累和沉淀下来,就形成了独特的闯关东文化,并成为东北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学者范立君、贾宝库在《闯关东精神的文化内涵及价值》 一文中总结说:“自强不息的抗争精神、艰苦奋斗的拼搏精神、自力更生的创业精神、携手并进的民族精神构成了‘闯关东’精神丰富的文化内涵,具有极其珍贵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

而在这其中,闯关东的女性更写下了浓重的一笔。在艰苦的生活面前,女性的坚忍与顽强展现出了巨大的精神力量。一方面承袭着中原女性温良、贤淑、顺从、勤劳的美德,同时又在东北艰苦的生存环境之下形成了豪迈、豁达、乐观的性格。正如书信中孙氏所遇到的情况,丈夫去世,留下四个年幼儿女,外债缠身,孤苦无依。在这种状况下,独立、坚忍、乐观、勤劳就成为她或主动或被动的选择。

闯关东的女性们,正是以此贡献于今天的东北文化。

【镜头】

闯关东的女性与关东的女性

留在史册中的闯关东女性形象并不多见,但文学作品中的闯关东女性却不少,大部分普通人对闯关东这段历史的了解也往往来自于影视作品。电视连续剧《闯关东》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部作品,而由作家黄世明创作的两部长篇小说“闯关东百年长卷”之《关东过客》《生死柳条边》也是颇有影响力的作品。

《闯关东》主要描写的是一个来自山东的闯关东家庭在东北的艰辛创业史,剧中的两位女主人公文他娘和谭鲜儿,都是从山东进入东北的汉族女性:无名无姓的文他娘,是山东农村长大的传统中国妇女形象,朴实、勤劳、本分、善良、恪守“三从四德”,但是在东北严酷的生存境遇中,为了孩子、为了家庭却不时显露出勇敢顽强的一面;谭鲜儿,为了爱情离家出走,踏上了闯关东的旅程,身陷江湖,际遇坎坷,有着中国传统妇女柔情保守隐忍的一面,又被关东这片特殊的土地塑造成了一位侠女。

而在小说《关东过客》和《生死柳条边》中,则塑造了名伶花小尤、“土匪的女人”胡嫂等一系列个性鲜明的满族妇女形象。不同民族文化的融合,让在闯关东的大背景下的女性形象别具一格。

正如学者王欣睿在论文《闯关东文学研究》中所总结的:“来自中原地区的道德文明、文化传承,在融入关东地区的同时,发生着改变,也整理着传统,置身其间的女性人物形象,则更多是处于传统文化和东北当地文化的交汇之中,一方面拥有着传统的思想,传统的恭敬谦和、淡然平易等特点,一方面也有着自身的大气担当,拥有着山间水下、平原矿场里的野性和豪迈。”“把先天存在体力、性别弱势的女性形象,置身于‘闯关东’这一历史洪流、时代洪流、社会洪流中来进行文学创作,则往往要被赋予更多的拼命态度和奋斗精神。”

(记者 高爽)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