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

13

16:09:24

【沈阳—俄罗斯】亲爱的老婆,最近工作顺心吗

本文来源: 辽宁日报 本文作者: 符成龙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来到辽宁工作和生活。他们对这里的印象如何?春节即将来临,在中国人收拾行装、回家团圆的时候,他们有什么样的感触,又如何表达对千里之外家人的思念?

提示

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来到辽宁工作和生活。他们对这里的印象如何?春节即将来临,在中国人收拾行装、回家团圆的时候,他们有什么样的感触,又如何表达对千里之外家人的思念?

【译文】

我最亲爱的人们,你们好!

这是萨沙的亲笔信。好久不见了,我的爱人,家里一切好吗?儿子们还听话吗?你们可知道我有多想念你们。

我在中国的俄餐厅做主厨有近一年的时间了,我在这里一切都好,都很习惯。我开始爱上中国的一切。沈阳这个历史悠久、美丽富饶的城市给我带来无尽的惊喜。这里的人也是那么的善良友好,我和他们已经熟络了起来,有了很多新的朋友。

今年的1月1日,我和这里的朋友们一起欢度了俄罗斯的新年。餐厅还按照我们的习俗,特地准备了俄罗斯的新年水果标配——新鲜的橘子和苹果,还有些水果我居然叫不上名字。除此之外,他们还准备了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我们互赠了新年礼物,然后随着音乐轻歌曼舞。这是多么难忘的一晚啊,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家的温暖。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新年了!

俗话说:幸福是一种分享时会翻倍的东西。我衷心希望,我最爱的你们新年也能拥有更多幸福的时刻。亲爱的老婆,最近工作顺心吗?儿子们在学校一切都好吗?非常期待你们的回信。我爱你们,十分想念。吻。

你们的萨沙

2017年1月5日

【沈阳—俄罗斯】亲爱的老婆,最近工作顺心吗

萨沙用中国传统信纸给家乡的亲人写了一封信(第一页)。符成龙 摄

中国人不嫌我磨叽

1月5日,沈阳的气温陡然下降。

上午10点,文体西路上一家餐厅的后厨里,只穿着一件短袖工作服的萨沙,正熟练地把一块块牛肉穿到铁钎子上。

45岁的萨沙来自遥远的俄罗斯西伯利亚平原,一年前,他告别妻子拉丽萨和两个儿子,从家乡鄂木斯克来到沈阳,在一家俄罗斯餐厅担任主厨。

来中国之前,萨沙已经在俄罗斯干了20多年的厨师。他在俄罗斯的工资并不算高,妻子为了维系一家人的生活,白天在饭店端盘子,晚上有时候还要去酒吧当酒保。

为了让妻子不再那么辛苦,也为了两个孩子的未来着想,萨沙选择来到中国。

【沈阳—俄罗斯】亲爱的老婆,最近工作顺心吗

萨沙在沈阳一家俄罗斯餐厅担任主厨。符成龙 摄

“鄂木斯克的中国人很多,我听说过不少关于中国的故事。当然,来中国最主要还是因为这边的工资高。”萨沙笑着说。

在萨沙工作的餐厅里一共有5名俄罗斯人,对于在沈阳的生活,他们都有自己的体会。

“这边人太多了,车也太多了,我刚来的时候还不适应。不过,中国同事对我都很好,中国人都很善良。”萨沙不忘炫耀他的东北话,“我出门问路的时候,中国人都很有耐心,不会嫌我‘磨叽’。”

来自莫斯科附近一个村庄的斯拉瓦今年26岁,年轻而充满热情。他说,沈阳好吃的好玩的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能买到很多又便宜又好的东西,他现在已经学会上淘宝了。斯拉瓦已经不打算回俄罗斯了,他下定了决心,要在中国闯出点名堂。

餐厅老板马林告诉记者,这几位俄罗斯人对中国的喜爱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最令他诧异的是,一群俄罗斯大厨居然爱上了东北的酸菜。店里不忙的时候,只要他提议出去换换口味,吃炖酸菜,店里立刻就会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声。

“每到这个时候,萨沙他们不管手里有啥活都顾不上了,肯定是麻溜地穿好衣服,催着中国同事赶快出发。”马林无奈地说。

不过,马林对俄罗斯人的工作态度还是十分认可的。“他们很直率,有什么事在干活之前一定要跟你掰扯清楚,但是真正干起活来绝不含糊,不会偷奸耍滑,根本不需要监督。”

我想回家一趟

孤身一人漂在异国他乡,思念亲人在所难免。刚到中国的时候,萨沙非常想家,每天都要通过免费的网络语音通话软件与妻子和儿子聊天。后来,在中国同事的帮助下,他和妻子都在手机里安装了微信。现在,他们随时随地都能联系了。

“我的两个儿子一个11岁、一个13岁,分别上五年级和七年级,都很懂事,学习都很好。”萨沙打开手机,骄傲地向记者展示妻子前两天发来的孩子照片,只见两个壮实的俄罗斯少年并排站立,对着镜头笑得很开心。

“孩子需要父亲的陪伴,妻子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也很辛苦。”这个俄罗斯中年男人的眼眶有些湿润:“我想在今年4月份回家一趟。现在正是俄罗斯人团聚的时候,但是我却不能陪伴在他们身边。”

【沈阳—俄罗斯】亲爱的老婆,最近工作顺心吗

萨沙和妻子拉丽萨。符成龙 摄

在俄罗斯,从1月1日的公历新年到1月14日的俄历新年之间,会有一个假期,人们会在一起聚会、狂欢。而公历新年对于俄罗斯人的重要性,就像春节对于中国人一样。萨沙说,俄罗斯人过新年的方式跟中国人过春节有些相像:一家人12月31日就会团聚在一起,一起吃一顿丰盛的晚餐,围着电视看晚会,最后还要开香槟庆祝新年到来。

虽然不能陪伴在家人身边,但萨沙在同事们的帮助下,在中国过了一个“俄式”新年。

2016年12月31日晚,在送走了最后一桌顾客之后,萨沙做了传统的俄罗斯烤肉、奥利维耶沙拉,还准备了俄罗斯过新年必备的橘子和苹果。中国同事则用气球和鲜花把餐厅好好装扮了一番。一切准备就绪后,5名俄罗斯人和他们的中国同事围坐在一起,品尝美食、侃大山、喝伏特加。跨年的时候,他们还按照俄罗斯传统开了一瓶香槟,大家一起碰杯,道一声新年快乐。最后,所有人都高兴地随着音乐一起跳起舞来。萨沙说:“这是我第一次在中国过新年,是一种很特别的体验,我们就好像一家人在一起过节一样。”

中国的春节就要到了。在记者的提议下,萨沙决定给远在俄罗斯的妻儿写封信,告诉他们自己在中国的生活,倾诉思念之情。在信中,萨沙说他在沈阳又交到了很多新朋友,并且分享了在中国欢度新年的经历。

美国小伙儿与奶奶常年通信

今天,手机、电子邮件等通信方式已经逐渐取代了书信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写信似乎都已经成了过去时。但是,对于在外漂泊的游子来说,书信仍具有特殊的意义。

斯拉瓦在刚来中国的时候给父亲写过一封信,那也是他人生中写的第一封信。“因为是男人之间嘛,不管是以前在一起还是现在打电话,很多话都说不出口,写信能表达我心里的话。”斯拉瓦扬了扬头,给了记者一个“你懂得”的表情。

29岁的美国人李清哲是宝马公司的一名管理人员,被公司派到沈阳工作。就在前不久,他刚刚给在美国的奶奶写了一封信。在信中,他告诉奶奶沈阳的天气有多冷,人有多善良,还讲述了在上海和哈尔滨旅游的经历。

“奶奶早上起床后,从信箱里发现了一封来自中国的纸质的信,而且是我写给她的,肯定会高兴一整天。”李清哲告诉记者,奶奶的生日快到了,他希望这封信能给她带来惊喜。“我甚至能想象到她读信时候的表情。”

李清哲说,在美国,像他这个年龄段的人已经很少写信,再小一些的人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写一封纸质的书信。但是,纸张能给人带来跟网络、电话不一样的感觉。“信件是一种很私密的东西,写信的人会花费更多的时间,意义会更大。”

35岁的凯文来自美国芝加哥,他一直跟奶奶保持书信往来,直到一年前老人去世。

凯文在美国读大学时,收到了奶奶写来的第一封信。凯文郑重地回了信。从那之后,他们就一直保持书信联系。凯文说,他通常在信里告诉奶奶自己最近的有趣经历,而奶奶最关心的是他的生活,还总问他找没找女朋友。

在凯文的印象中,美国还保持写信习惯的人大概只有他爷爷奶奶那一辈了。他现在主要通过电话、电子邮件、社交网站跟家人和朋友联系。他说:“电子邮件写起来很随意,想到哪里写到哪里,里面可能还有错字。而写信,是一件很真诚的事,需要认真对待。”

现在,凯文的房间里仍保存着奶奶写给他的信。想念的时候,拿出来读一读,就会感觉很温暖。

诚然,一封亲手书写的信件跨越千山万水带来的那一声问候,对于远方游子的慰藉,是网络和手机无法取代的。

延伸

中国年很热闹

美国人凯文是东北大学的一名外教。眼下,大学已经放假,他却忙得像个陀螺一样,根本停不下来。马上,他就要从沈阳启程去蒙古国,做一个为期一个多星期的培训,之后还要到柬埔寨参加一个会议。这个春节,他几乎没有休息时间。

凯文到中国已经有5年了,先后在成都、北京、开封、沈阳工作过,算得上是一个“中国通”。对于在中国的经历,他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到朋友家过年。

两年前的春节,应朋友之邀,凯文来到了江苏盐城的一个村子。“村里到处是楼房,环境很好。”凯文说,“家家户户都认识,离得老远就热情地打招呼。他们对我这个外国人也很感兴趣,都愿意跟我聊天。”

大年三十那天,凯文和朋友帮家里贴春联和福字。那个时候,他才知道春联有那么多的寓意,而且还要讲究顺序,不能把左边的贴到右边。等到了晚上,一家人围着一张大桌子吃团圆饭的时候,凯文彻底震惊了。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家庭一顿饭吃那么多菜,有汤、有鱼、有虾,还有很多我从来没见过的,摆满了整个桌子。”凯文对食物的评价就是两个字,好吃!他笑着说,每逢佳节胖几斤,在朋友家连吃了十天,整个人胖了一大圈。

在中国农村过年,凯文感受最深的就是浓浓的亲情味道。大年初一一起床,凯文就和朋友一起出去拜年了。朋友家是一个大家族,在村子里有很多亲戚,他们俩几乎走遍了整个村子。

“到了亲戚家里,就说‘给您拜年了、春节快乐、万事如意’这些祝福的话,然后他们也祝福我们,还拿出好吃的招待我们。”凯文说,最有意思的是朋友给介绍亲戚,这个是奶奶,这个是三叔,这个是婶婶,还有的亲戚他自己也弄不明白该叫什么。“我觉得特别有意思。在一个地方有那么多亲人,会让你觉得很温暖。”

在大连生活快10年的巴基斯坦人阿德南有着跟凯文相似的经历。去年,他跟着朋友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农村家里过年,大家一起吃饺子、看春节联欢晚会、放鞭炮。听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看着满天的焰火,阿德南被中国年的热闹劲深深感染了。“节日的气氛太浓了,那是我在中国过得最快乐的一个春节。”

不过,凯文和阿德南都说,过年是一家人团聚的时刻,只有特别要好的朋友,才会邀请你去家里过年。所以,这种经历很难得,也很难忘。

阿德南说,以前他还是留学生的时候,学校在郊区,附近很荒凉,过年的时候,同学们都回家了,他自己一个人觉得特别冷清、特别孤单。

工作之后,阿德南的社交面广了,他的中国年也过得越来越精彩。每当春节来临,他和身边的外国朋友要么结伴出去旅游,要么在大连组织聚会,热闹劲丝毫不输给中国人。

(记者 符成龙)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