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

13

15:59:09

【沈阳—云南】如果你来,好酒硬菜必备

本文来源: 辽宁日报 本文作者: 张磊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吕铭说:有人说笔友只属于二十年前,已成为了回忆,但我觉得这种有温度的交流永远不会过时!手写的东西是一次性的,是第一时间的情感交流,我觉得非常温暖

提示

吕铭说:『有人说笔友只属于二十年前,已成为了回忆,但我觉得这种有温度的交流永远不会过时!手写的东西是一次性的,是第一时间的情感交流,我觉得非常温暖,而且很多人的字都很漂亮,很值得珍藏!』

亲爱的敏敏:

见字如面,是否安好呢?

距离上次见面三年有余了,十一月的时候还说去见你,结果太忙又没成。今天沈阳下雪了,突然想到了你。还记得四年大学时光你讲的(得)最多的就是想要来东北看雪。今年的春节假期就要开始了,要不要来沈阳看雪看我呢?

沈阳的冬天雪景特别美,松树挂满了白,故宫的红瓦镶上晶莹的白边,特别有文艺大片的感觉,你期待吧?如果你来,好酒硬菜必备,让你体验一把东北过大年的豪气!哎,说的(得)我自己都激动了,你来吧!

你怎么样?造人成功了吗?别问我的个人问题,因为我一直是“个人”。最大的变化是上进了,在认真学习英语口语,爱上了美剧。下次我们定一个出国行吧!没准我能成为“对外交流担当”。

越来越想你,不管春节假期能否在沈阳相见,毕业七年了,怎么今年都得安排一次聚会。

想念,提前祝新春快乐,今年一定更美更瘦更幸福!

你最爱的铭铭

二○一七年一月八日

【沈阳—云南】如果你来,好酒硬菜必备

快过年了,吕铭给同学兼笔友敏敏写了一封信(第一页)。刘涤 摄

701件宝贝

1月8日,寒冬腊月,三九第一天,沈阳小雪。室外天寒地冻,路上的行人都裹得严严实实。行走的人群中,不时有人低头摆弄着手机,一边朝手上哈着气取暖,一边拳着指头打字聊微信。或许,现在的人们已经习惯了用这种即时便捷的方式与朋友联络。

【沈阳—云南】如果你来,好酒硬菜必备

吕铭收藏了700多封她与世界各地笔友的通信。(照片由吕铭提供)

然而,在沈阳浑南浦江苑小区的家里,29岁的沈阳女孩吕铭正在享受周末午后的休闲时光。放上一首慢音乐、泡上一杯热咖啡,阳光下,盆栽前,沙发上,吕铭正在小心翼翼地翻看整理着她的宝贝——笔友寄给她的701封书信。里面有普通书信、明信片,还有手绘卡,来自中国、韩国、日本、俄罗斯、泰国、巴西、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品读着这些带着墨香的文字,吕铭时而低头沉思冥想,时而紧闭双眼回味,时而皱起眉头,时而嘴角泛起笑容。吕铭说:“每一封信都有一个故事,都是一段回忆,它们是我最珍爱的宝贝。”

用手写更走心

吕铭是沈阳一家时尚杂志的执行主编,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

作为一名85后女孩,又从事时尚方面的工作,她为什么会喜欢结交“复古”的笔友呢?这要从吕铭2010年的毕业旅行说起。当时她和7个大学同窗好友从南京出发,去湖南凤凰游玩。她们拍了好多照片,吕铭还在一家小店画了幅8个女孩的背影,纪念这难忘的友情岁月。

旅行结束后,大家就天各一方了。过了一段时间,吕铭收到一张明信片,是大学同学陆蕴莹寄来的。明信片背面是手写的文字:“能够遇见你是这四年最美好的事情,故事的全剧终,你陪我疯狂走过,毕业愉快……”而正面竟是吕铭在凤凰画的那幅画。看到这,吕铭会心地笑了,她说,这是她收到的第一封信件,之前习惯通过网络与同学联系,“但看到这走心的亲笔信,却多了一份格外的感动。”

现在在上海工作的陆蕴莹在电话里对记者说:“那时我选了大学四年珍贵的照片做了一批明信片寄给同学们,就是为给这四年一个小小的仪式,而这些手写的文字最值得纪念。”

从那以后,吕铭就开始结交笔友。吕铭说,与世界各地笔友的书信往来,能让她用不同的眼光看世界、看生活,长见识。自创诗歌、当地天气、旅行感受、生活困惑、学习工作情况等等,大家无话不谈。

吕铭说:“有人说笔友只属于20年前,已成为了回忆,但我觉得这种有温度的交流永远不会过时!手写的东西是第一时间的情感交流,我觉得非常温暖,而且很多人的字都很漂亮,很值得珍藏!”吕铭的父亲吕思珠也骄傲地说:“由于我经常要帮女儿收信件,这附近的邮递员都认识我了。都说现在的年轻人沟通少,连对门邻居都不认识,但我女儿可是有一股子热乎劲儿,她有这么多笔友,连我都很羡慕呢!”

他们帮我迈过人生的坎儿

吕铭说,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笔友的信有“治愈”功能。

2011年吕铭结交了浙江一位叫“骄傲”的笔友,直到今天,一直保持联系,两人的通信有30多封。2012年末,吕铭面临更换工作,心情特别不好,她就常常向“骄傲”吐槽自己糟糕的心情,宣泄这种压抑。虽然“骄傲”当时在读大学课业比较繁忙,但每隔三四天都会给吕铭寄来一张明信片,每次上面都写满安慰和鼓励——“其实暂时歇歇是一个对的选择,因为很难得能感受到这个城市的慢……”“心情不好就出去走走吧,草莓音乐节在等你哦!”“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没有错,相信自己的选择!”“东北天那么冷,在家待着就待着吧,多让人羡慕。”……“骄傲”的话没有大道理,但每一句都朴实而暖心,当时,吕铭就是靠着这些鼓励迈过人生第一个坎儿,度过最难熬的“失业”时光。吕铭说,其实直到今天都不知道对方是男还是女,“我们好像有一种默契,从来也没问过彼此,这也许就是笔友神秘而美好的地方。”

慢慢地,吕铭的笔友多了起来,有每次都在信件后附上手绘图案的成都笔友“远离”,也有引导吕铭爱上旅行并记录感受的行走达人“LEO”;有通过征集万张明信片手写祝福向女友求婚成功的网络笔友,也有畅谈图书、诗歌、电影的江西文青笔友“KS”;有只能用绘画表达心意的江苏常州小学二年级的最小笔友,也有跟她分享蓝天、美食、心情的外国笔友。

但吕铭最牵挂的一位笔友是西藏山南地区的一位支教老师,现在失去了联络,吕铭已经记不清对方具体的地址,但和这位笔友的故事让她很难忘。

2012年这位老师在网站上发帖说,那边的孩子太苦了,一直在大山里,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希望大家为孩子讲讲外面世界的故事。那段时间,只要吕铭有一些新见识和新感受,就会给孩子们寄信件和好看的明信片,上面写满鼓励的话“不管身处什么样的环境,只要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就一定能看到更大的世界……”而支教老师也会给吕铭回信说:“孩子们很喜欢你的手绘,也很喜欢你隽秀的字体。”吕铭说,这是最有意义的一位笔友,至今也最牵挂他。

【沈阳—云南】如果你来,好酒硬菜必备

吕铭和父亲吕思珠常在一起翻看她收藏的各类信件。刘涤 摄

年前再寄一些明信片

吕铭还有一位特殊的“笔友”,就是她的大学同学赵敏。

赵敏是云南大理人,现在在昆明工作。赵敏是吕铭最好的朋友,生日只差三天,也是头对头的室友。大学四年,两人一起吃,一起睡,一起上课,一起吵架,一起被外卖里的隔夜饭硌过牙。

“好朋友之间用电话、微信保持联系不就行了?为啥会选择做‘笔友’?”面对记者的提问,吕铭说,“其实越是好朋友,越想静下心来,抛开浮躁和琐碎,好好地深度交谈。平时我们之间电话、微信并不多,也三四年没见了,但我们却觉得越来越黏糊了,就是因为这些信件起到了神奇的化学作用。”

快过年了,吕铭给赵敏写了一封信。吕铭在信中写道:“今天沈阳下雪了,突然想到了你,还记得四年大学时光你讲得最多的就是想要来东北看雪……”吕铭说,自己一直记得敏敏的愿望。当晚,吕铭把这封信整齐地对折,装进信封,贴上邮票,投进邮筒……

一周以后,记者电话采访了身在昆明的赵敏,赵敏在电话那头很激动,她说:“没想到,我的心愿她还一直记得。从同学到‘笔友’,我们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啦!”

年就要到了,吕铭也准备再给远方的笔友们寄一些明信片,“让他们感受到来自咱大沈阳的年味儿!”同时,她也呼吁年轻人能够回归有温度的手写时光。

从笔友到网友

笔友盛行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时候我们远离着浮华和喧嚣,以笔会友,以信交心。网友风起于2000年左右,互联网带来了快餐文化,网友联系起来更快捷、方便、及时,但似乎也多了虚拟、粉饰和多变……

那时的我们,为给笔友留下好印象会加紧练字,现在的我们,因为打字慢或跟不上游戏节奏被网友拉黑;那时的我们,会和笔友聊人生谈理想赋诗一首,现在的我们,会被网友追着问美吗约吗点赞吗刷礼物吗;那时的我们,看一眼笔友的照片都会心跳加速,现在的我们,会被刚认识就见面的网友骗走银行卡密码……

笔友刚开始流行的时候,一封信的邮资是八分钱,后来邮资涨到两毛,再后来是五毛、八毛、一块二……一封信的成本越来越贵,写信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那时候,一封来信总会让我们欢呼雀跃。那时候,我们会精心挑选印有花边的信纸和漂亮的信封,当生活委员从传达室取来信件时,我们的眼里充满期待……

营口的一名70后个体业主赵帆回忆,交笔友是缘于交流的渴望,那时候最流行的歌曲叫《外面的世界》。“当时我有三个笔友,一个湖南的,一个广西的,还有一个湖北的。那时候,我们班每个同学几乎都有笔友。”赵帆说,是通过一些杂志刊认识的笔友,那时杂志每一页的最下端会刊登一些读者的来信,上面留有他们的通信方式。

陈博文是盘锦一所中学的语文教师,1977年生人。他说,那是校园文学比较流行的年代,“那时候我写的诗歌还登上过《辽宁青年》呢,所以就有了很多爱好文学的笔友。”陈博文说,当时他有一个长期通信的笔友叫“云上的百合”,诗歌写得很美,他一直以为对方是一位美女,每次回信都绞尽脑汁舞文弄墨,营造一种才子佳人的意境,结果两年后才得知对方是一位纯爷们,“现在提起来,都觉得忍不住笑啊!”

当一封信的邮资要接近两块钱的时候,就有了MSN、QQ和各种BBS,电脑和网吧遍布街头巷尾,键盘上的十指飞舞成了最时尚的交流方式。手写的信渐渐少了,笔友慢慢变成了网友,邮递员也变成了快递员。没有多少人写信了,交网友成了年轻一代的新时尚。

现在,随着微信、陌陌、直播的流行,一部手机就可以随时找到、看到网友,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但好像又变远了。有时候我们连字都懒得敲了,用语音、表情包、甚至一个点赞就可以沟通了。我们更快地得到了结果,却失去了更有滋味的过程。

笔友和墨香已经成为一种记忆和怀念了,今天能坚持与笔友通信的人都是有情怀的。大连43岁的黄峰丽经营着一家叫工仓生活美学的工作室,她有一位通过十多封信的日本笔友,每年她们都会通一两封书信,直到现在。有一个阶段,这位日本的笔友想辞职做全职太太,黄峰丽还特意在书信里设计了一个《人生规划表格》,里面有很多问题和选项,让对方答题,理性选择。黄峰丽说:“这种有意义的书信我会坚持写,也想鼓励儿子放下iPad,培养一个笔友。”

沈阳95后的大学生田澍泽感慨,虽然自己有上百个网友,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写信的人。时代在更迭,社会在变迁,从笔友到网友,人与人之间是从“天涯”变成了“比邻”,还是从“比邻”变成“天涯”了呢?

(记者 张磊)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