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

13

15:34:20

【大连—喀什】下次回家可能就是清明节了

本文来源: 辽宁日报 本文作者: 杨东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在大连理工大学,每年春节期间,空荡荡的大学宿舍楼上总有几个亮灯的窗户在“坚守”着。谈起过年不回家的失落感,这些大学生都能坦然面对。大家说,这其实也是一种历练。

在大连理工大学,每年春节期间,空荡荡的大学宿舍楼上总有几个亮灯的窗户在“坚守”着。

据学生处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寒假留校的大学生有近百人,比去年略有增长,这些为未来打拼的大学生多数因为科研、实习、准备毕业论文、复习考研或路途遥远等原因选择留在学校过春节。谈起过年不回家的失落感,这些大学生都能坦然面对。大家说,这其实也是一种历练,只有真正具备自立意识,才能最终成功于社会。

提示

在大连理工大学,每年春节期间,空荡的大学宿舍楼上总有几个亮灯的窗户在『坚守』着。曹晓卫要进行长达三个月的野外实验,不能陪伴父母过春节。米尔阿地力决定在学校过年,重新规划一下未来。

【大连—喀什】下次回家可能就是清明节了

曹晓卫(右)和米尔阿地力·麦麦,今年春节不回家。郑磊 摄

结束最后一科考试,1月9日晚7时18分,曹晓卫坐上从大连开往北京的Z81列车,10多个小时后从北京转车到包头,再乘坐两个多小时的长途客车抵达目的地——内蒙古巴彦淖尔乌梁素海。在这里,曹晓卫要进行长达3个月的野外实验,也将度过不能陪伴父母身边的第二个春节。

今年25岁的曹晓卫是大连理工大学建工学院的一名博士研究生,主攻港口海岸及近海工程研究。从去年开始,一到冬季他就会来到乌梁素海,在导师的指导下进行国家重大课题《北极海冰减薄后的结构变化和海冰快速融化机理》研究,此次野外实验的主要目的是测试北极考察的相关设备,同时对淡水冰的物理及力学性质进行相关研究。

乌梁素海冬季严寒,最低气温长期在-30℃左右徘徊。在北纬41°附近的一块大面积海冰上,曹晓卫和同学们每天都要进行长达八九个小时的野外实验。刺骨的寒风裹挟着冰面上的残雪扑面而来,打在脸上像刀割一样地疼,一天下来曹晓卫时常冻得说不出话来。

为了不间断观测、搜集实验数据,野外作业期间数据接收站每天都离不开人,春节期间也不例外。“去年春节,站里只有我和另一个同学两个人。当时我们住在镇上的宾馆里,宾馆服务员为我们煮饺子,晚上我们跟他们一起看春晚,零点的时候给父母打电话拜年,除夕就这么过去了。”对于独自在外度过的第一个春节,曹晓卫记忆犹新,“白天还好,忙着忙着就过去了,但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还是忍不住想家,那滋味真不好受。”

磨练是一种既需要赠予又要接纳的礼物,成功始于微末,却总能在艰难困苦的陪伴下茁壮成长。虽然还是一名在读博士生,但曹晓卫早就把自己的科学研究当成了一项“工作”。对于过年不能回家这件事,曹晓卫淡然处之:“既然工作要求如此,就要在岗位上坚守下去。虽然今年的团圆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念想,但也是一种张弓提弦的蓄力。此刻的全心投入,年后与父母相逢的喜悦才会更加浓烈。”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给父母写信,以前不管是发微信还是打电话,总感觉少了些什么。提起笔,父母一直以来对我的付出和理解便一下子充溢脑海,越写越能体会到他们这些年的不易。”展开信纸,曹晓卫写下他的第一封家书——

亲爱的爸妈:

匆匆忙忙赶回大连,没想到赶上这么一个机会给你们写封信,这也是我第一次给你们写信,你们收到信时不会感到意外吧?想着自己已经第二个年头没能在家过年了,虽然今年的消息来得没那么突然,但是前一阵打电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哭。

小时候很多事情不懂,现在我长大了,也慢慢成熟了。你们说得对,不管是什么工作总归是不容易的,这也是成长所必需的,我也希望借此机会能迅速成长起来,替你们多分担一些。

从去年夏天开始,我做项目开始有一些补助了,终于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真是开心无比。儿子现在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挣钱了,你们也别老惦记给我存钱,辛苦了这么多年,你们也该享受一下生活了。

下次回家可能就是清明节了,你们不用给我留什么好吃的,我在外面可以照顾好自己。你们一定要多注意身体,毕竟年纪也大了,身体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到医院检查。你们不用惦记我,毕竟我已经在野外工作过一段时间了,生存经验还是蛮丰富的,衣食住行都安排得很好,放心吧。

晚上7点多我就要坐火车赶往实验场地了,你们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也应该平安抵达了。马上就要过年了,儿子在这里提前给你们拜年啦!

晓卫2017年1月9日

【大连—喀什】下次回家可能就是清明节了

曹晓卫写给父母的信(第一页)。郑磊 摄

与曹晓卫过年“不能”回家不同,来自新疆的大四学生米尔阿地力·麦麦是想一个人在学校“静一静”。

对于异地求学的大学生,家的温暖一直是春节返乡路上最强烈的召唤,这对1993年出生的米尔阿地力来说尤其如此。

从16岁那年离家到北京内地新疆班求学,8年来,春节是米尔阿地力一年之中唯一一次与家人团聚的机会。

但今年春节米尔阿地力决定在学校“重新规划一下自己的未来”。

今年寒假是米尔阿地力在辽宁的最后一个假期。在外求学8年,出生于新疆喀什莎车的米尔阿地力打算毕业之后回到家乡发展,这也令他对在辽宁的最后这段日子格外珍惜。

“从大连到新疆喀什莎车,坐火车一个来回最快也要八九天,再加上休整时间,一个假期要用近一半时间来完成回家这一件事,不划算。”

虽然父母一个月前就开始数着日子盼米尔阿地力回家,但他还是通过十几个电话的沟通让他们接受了“不回家”这个事实。

“大学四年一直在学校专注学习,对社会了解不多,越临近毕业越觉得找不到自己的人生方向。毕业之前的这段时间非常关键,我打算利用这个假期找一份跟专业相关的工作实践一下,判断一下自己到底适合什么样的工作、自己的人生价值到底在哪里。然后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撸起袖子加油干,用接下来的一个学期全力以赴实现它!”米尔阿地力要在这个假期好好给自己充充电。

夜阑人静,考完试的同学都已陆续离开学校。

米尔阿地力第一次提笔给父母写了一封家书——

亲爱的父母:

这是我在辽宁的最后一个寒假,我心里很清楚,每年这个时候你们就开始倒数日子盼我回家,但今年我还是决定不回去了。

6月份我就要大学毕业了,但我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和职业定位还是很模糊。

我们终将选择一份能让自己投入全部热忱的事业,但它在哪?怎么找?所以,我想利用这个寒假找一份跟专业相关的工作锻炼一下自己,重新思考一番自己的将来,以便回家工作以后能够更好地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希望你们理解。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着同学们一个个离校回家还是有点失落,但有得必有失,这对我也是一种历练。学校对我们留校学生的假期生活进行了妥善安排,请你们放心。

最后,我在遥远的北方祝你们身体健康,快乐过年!

米尔阿地力2017年1月9日

【大连—喀什】下次回家可能就是清明节了

米尔阿地力写给父母的信(第一页)。郑磊 摄

延伸

不能回 不想回

“过年回家吗?”

临近年关,这一中国式的提问总会被身边的人不断提起,“回不回家”成为不少漂泊在外的年轻人心中最大的纠结。

相较于“为了未来发展”带着乡愁去打拼的“不能回”,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则是“不想回”“不敢回”。

【大连—喀什】下次回家可能就是清明节了

米尔阿地力(左)和曹晓卫都在写信期间表示,越写越想家。郑磊 摄

习惯了城市里的灯红酒绿和自由的生活方式,回到远方的故乡,很多年轻人感觉“很不适应”“格格不入”。

老家在农村的王蕊今年准备在旅途中度过鸡年春节,之所以不想回家过年,“主要是回家过年不知道该干点啥。”王蕊说,老家以前的同学都结婚生子了,聚会都是在聊孩子、婆媳关系,生活不在一个轨迹上,自己也插不上嘴;不管白天晚上,各家各户不是在推杯换盏,就是在打牌、打麻将,想找个安静的地方都难。那个遥远的小山村,似乎已经盛不下一个阅历丰富、对生活有高追求的年轻人。想逃离过去的生活方式,于是,“不想”回家的王蕊选择在旅途中丰富自己的人生经历。

不知从何时起,“过年回家”由一个肯定句变成了一个疑问句,不少年轻人要花一点时间才能作出最后的决定。对于他们来说,“回家”既让人感到温暖,同时也会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不敢回”的人也越来越多。

在大连一家外企工作的孙亚红正在犹豫过年要不要出去“躲两天”,她不想回家过年的理由是——怕问,怕问年龄、怕问收入、怕问什么时候结婚。从小到大,孙亚红就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可如今她却成了“反面教材”,原因就是三十好几了还没嫁出去。“去年过年还有两个刚刚离婚的表哥当挡箭牌,可今年他们都要领女朋友回家给长辈看看,这让我情何以堪?”相貌端庄、工作光鲜却仍然孑然一身,孙亚红每次回家都要应付父母和七大姑八大姨的轮番逼婚,“说不定碰上谁还会给你安排几场相亲,过回年简直比出差还累。”

一边是一颗颗想回家的心,一边是一大堆“恐归”的理由,“回不回家”成了一个问题。一句流行语总结得十分到位,“过年回家不需要理由,不回家才需要。”

近乡情怯。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能回”“不想回”“不敢回”,春节阖家团聚、感恩祝福的重要意义该如何去呈现?年轻人奋力打拼的生活意义又该安放在何处?

这也是一个问题。

(记者 杨东)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