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

13

13:51:04

【锦州—喀左】希望京沈高铁早点通车,爸爸就能常回家了

本文来源: 辽宁日报 本文作者: 杨东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裴宏飞和林宏亮是高中同学,结婚八年,两人在一起的日子不到十个月。不久前,裴宏飞再次提笔,给丈夫写了一封信。

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1月8日,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周末。窗外雪霁初晴,屋内晨光熙和,5岁的小嘉楠依偎在妈妈裴宏飞的怀中玩着玩具,头也不抬地问了一句:“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裴宏飞早已记不清这是儿子第几次问同样一个问题,每一次她都按照“标准答案”回答:“快了,过几天就回来。”不过,这一次她加了一句:“爸爸今年可能又不能回家过年了,可今年咱们国家又多了一条高铁,一条你爸爸参与修建的高铁。”

小嘉楠昂起头看着妈妈,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裴宏飞和丈夫林宏亮都是内蒙古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天山镇人,现在同为中铁上海工程局集团北方工程有限公司的员工。虽然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但夫妻俩常年聚少离多:裴宏飞在锦州从事党建工作,林宏亮跟着项目全国各地跑,一年也见不上几次面。2015年3月,在结束兰新高铁建设任务后,林宏亮被任命为京沈高铁辽宁段四标段第一项目部项目经理,虽然这次工程建设地点距离锦州的家最近,但为了抢工期、拼进度,近一年来他也只回过两次家。

裴宏飞和林宏亮是高中同学,夫妻俩至今仍舍不得丢弃的近百封信件,纪念着他们长达10年的爱情长跑。“那时候我们都没有手机,写信也就成了我们最常用的沟通方式。大学四年,我们的爱情就是在写信、回信、等信的日子中度过的,相思之苦也在写信和收信的过程中斑斓了许多。”翻阅着已经泛黄的信纸和暗淡的字迹,裴宏飞的记忆仿佛回到了那些年见字如面的日子:“虽然说书信是美丽的延迟,但当年写信时的思念、寄信时的期待、收信时的激动,仍时常萦绕心间。”

鸿雁传书,初心不改。

【锦州—喀左】希望京沈高铁早点通车,爸爸就能常回家了

林宏亮常年工作在工程第一线,裴宏飞很支持丈夫的工作。

(照片由裴宏飞提供)

孩子眼中的外人

大学毕业那年,顶着“内蒙古自治区高校优秀毕业生”的光环,裴宏飞放弃了当地事业单位抛来的橄榄枝,毅然追随林宏亮加入中铁上海工程局集团北方工程有限公司。“结婚8年,我们俩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还不到10个月,聚少离多是我们的常态。”裴宏飞蹙了一下眉,淡淡地说:“工作的时候是异地,我们先后跟着项目在福建、陕西、甘肃等地东奔西跑;结婚之后还是异地,他在家里呆得最长的日子,就是孩子出生那年伺候月子的7天。在这个家里,他就是一个外人。”

“一个外人?”

“在孩子眼里,他就是一个‘影子爸爸’,只是时常在视频里露个头,给孩子讲几个故事;而于我而言,家里的一切他都帮不上忙,就连我把房子买在哪里他都不知道。每次回来他都想弥补一下,帮家里干点家务,可家里东西放在哪里他总是不记得,只能一个劲儿地在屋里打转。”结婚多年,丈夫难以照拂家人,家里的大小事全都落在裴宏飞的肩上:一手拉扯儿子长大,病榻床前伺候老人……丈夫不在家的日子生生把她磨练成了一个“女汉子”,但在她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却充满对儿子深深的愧疚。

双方老人不在身边,每次出差,裴宏飞都要把孩子送到同事家待上三五天。懂事的小嘉楠不哭不闹,只是默默地跟妈妈挥一挥手并嘱咐一句,“早点回来接我”。周末里,裴宏飞经常带着孩子在单位加班,小嘉楠总是问她:“妈妈,其他小朋友不上学都去游乐场玩,你为什么不带我去?”“妈妈,其他小朋友都在家里写作业,我为什么要在你单位写?”……面对儿子的疑问,她总是无言以对。

干工程哪有忙完的时候

小嘉楠这几天一直在磨林宏亮,早上一睁眼就拿起妈妈的手机给爸爸打电话。

“爸爸,不是说好回来陪我一天的吗,怎么还不回来?”

“爸爸现场有事回不去啊。这会儿爸爸正在忙,晚上打给你。”

挂了电话,小嘉楠一脸委屈:“妈妈,咱们三口人也去《四大名助》吧(注:一档解决生活中各种奇葩烦恼的减压节目),爸爸总不回家,太苦恼了!”

“去了能解决啥问题呢?”

“去把苦恼解决了!”

童言无忌,直戳人心。

午后的阳光太过温暖,让人昏昏欲睡。哄睡了小嘉楠,裴宏飞摊开信纸,时隔多年再次提笔,给丈夫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宏亮:

好久没给你写信了,最近工作压力很大,事情也很多,心里有好多话一直想对你说。可每当拿起电话的时候又担心打扰你的工作,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所以,我还是用我们大学时候写信的方式跟你说几句吧。

昨晚,儿子在梦里呢喃着:“我要爸爸,我要爸爸!”一直感觉很亏欠孩子,因为在他心里爸爸是虚拟的,但是爸爸又是伟大的。记得上次带他出差路过你修建的大桥,他自豪地说:“哇!这桥好高,爸爸好厉害,以后我也要做像爸爸一样的人!”一晃,你又有两个多月没回家了,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忙完。哎,其实我很清楚,干工程哪有忙完的时候。为了国家建设,我们放弃了和家人团聚的日子,放弃了陪伴孩子成长最美的时光,放弃了常人应该有的生活,但即使这样,牺牲了我们的“小家”而换来“大家”的日新月异,我也觉得值。

想想结婚这8年,虽然我们失去了很多,但也得到了很多。每当看见旅客乘坐你修建的哈大、盘营、兰新高铁奔向全国各地,心里便会充溢着满满的自豪感和幸福感,这种感觉也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知道你一直在忙,年底了事情更多,要验工计价,要给工人发工资,还要筹备明年轨道板施工的事。马上就要过年了,也不知道今年你能否回家过年。前几天儿子的幼儿园举行联欢晚会,老师让每一个孩子都许一个新年愿望。儿子说,他的愿望是希望爸爸修建的京沈高铁早日通车,这样爸爸就能早点回家了。这同样是我的愿望,但也只有我知道,京沈高铁通车后,你又会奔往另一个工程现场。

好了,就先写到这吧。孩子醒了,我去陪他玩一会。家里一切都好,勿念。

爱你的老婆大人

2017年1月8日

【锦州—喀左】希望京沈高铁早点通车,爸爸就能常回家了

1月8日,裴宏飞时隔多年再次提笔,给丈夫写了一封信。郑磊 摄

心在一起就是年

过多了“快”的日子,“慢”的东西也会重新受到人们的珍视。信件寄出后的第三天,林宏亮通过微信给裴宏飞发来一段长长的文字:

来信收悉,见字如面。

习惯了每天电话、微信联系,收到你的信不免颇感意外。看见熟悉的字迹,让我想起上大学时我们通信的日子,想想还真怀念书信。白驹过隙,相爱多年,谢谢你18年来的陪伴、理解和支持,在这里由衷地对你说一句:老婆辛苦了。

这段时间,我们正在加班加点进行无砟轨道施工,为了保证质量和工期要求,我和工友们日夜轮守在施工生产一线,今年过年可能又不能跟你和孩子一起过了。但请你跟儿子说,我们坚守在高铁施工现场不能回家过年,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乘坐高铁回家过年。不管我在哪里,我们一家三口心在一起就是年……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数九寒天,冰封千里。喀左的京沈高铁辽宁段建设工地上,最低气温只有-18℃,可林宏亮和工友们的心里却热乎乎的。在他们手中,京沈高铁辽宁段峥嵘初显,打通连接东北与华北的又一条大动脉指日可待。一声短促的提示音响起,林宏亮收到妻子发来的一条微信:“别忘了答应儿子的话,等京沈高铁通车了,你要带着他坐你修建的高铁去看北京天安门。”

情有所寄,泰若笃定。

延伸

把说不出的话写下来寄给他

2016年的最后一天,裴宏飞在微信朋友圈写下这样一段文字:“一个深爱的老公,一个可爱的儿子,一个幸福的家庭。人生不过如此,足以(矣)。”

夫唱妇随、妻贤子孝,虽然聚少离多,但裴宏飞一家仍然低调地幸福着。问及多年来婚姻保鲜的秘诀,裴宏飞坦言沟通最重要,“不管有多忙,我们每天都坚持通话两次以上,老公也会经常跟儿子视频,讲故事陪他睡觉。”然而,很多同样丈夫常年在外,无意中形成不是单亲的“单亲家庭”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近些年这部分群体较高的离婚率,成为人们忧思的一个社会话题。

随着社会的变迁,农耕时代几代同堂的父权家长制家庭已经极其少见,“一对夫妻一个孩”的核心家庭已经成为中国最普遍的家庭结构。有研究报告指出,目前夫妻关系、代际关系等家庭关系已成为影响家庭幸福最为突出的因素,而夫妻关系是重中之重。

早些年,两地分居的夫妻大多靠鸿雁传书来密切感情,许多夫妻将彼此的爱与思念倾注于两地书中,写满字里行间。如今,虽然书信似乎已经从人们的交流手段中淡出,但夫妻之间的沟通不可或缺。夫妻双方聚少离多,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守得住感情而以新的交流手段妥善相应,就会变成好事。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2015年春晚,一首《从前慢》打动了无数人,过多了“快”的日子,很多人也开始思考“慢”。海子曾写道,“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与亲人朋友沟通,感受沉淀的感情,获得有质量的沟通,这正是两地书在当下最大的意义。

(记者 杨东)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