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

25

09:15:29

【锦州—海城】能否像当年一样,就做简简单单的同学

本文来源: 辽宁日报 本文作者: 张昕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每年春节临近时,家住锦州市的王威都会有点兴奋。在外忙碌一年,放假就能回海城老家了。除了和父母吃顿团圆饭,王威最期待的是与高中同学的聚会。

提示

每年春节临近时,家住锦州市的王威都会有点兴奋。

在外忙碌一年,放假就能回海城老家了。

除了和父母吃顿团圆饭,王威最期待的是与高中同学的聚会。高中时代友情的延续,依靠的是毕业后的书信往来。大学四年,书信不断。直到参加工作,写信才逐渐被电话取代。但每每想起当年的情景,王威还是十分怀念。至今,他依然完整保存着那些年的通信。

威哥:

好久不见,真是想念,不知你过得怎样?还不错吧?

本打算寒假到你家去玩的,可回家不几天,爸爸、妈妈、哥哥都病了,因此我只好待在家里。过完年后,老驴告诉我说祥子、崔明初六就要走了,我也就没啥心思再去海城了,以前我答应过你,却失言了,好在我们相距这么近,见面不难,我想你也不会见怪我吧。

上周到你那里去,你同寝室的一个同学说你回家了,我也没什么办法,颇有一种失落的感觉。真的,威哥,我确实很想见到你,谁知未能如愿。下周你在学校等着我,我再到你那里去。

威哥,开学来,不知怎的,发现自己忙的(得)很,每天里不知不觉地就到了黑天,却不知自己究竟干了些什么。课程很紧,却还是不愿摸书本,只好混一天算一天了。吉他买了,现在练得手指头麻酥酥的,不知道能不能练成呢?

威哥,你现在的情况怎样?心情好吗?我心里常常把你当作大哥哥看待,因而也觉得无所顾忌,我想劝告你:走出你自己的误区,走出你的忧虑,活得潇洒一些吧!

悠悠岁月,无尽的思念。千言万语,也不能表达我的情感,威哥,见面时再谈。

快乐伴你!

弟:文泽91.3.25晚

【锦州—海城】能否像当年一样,就做简简单单的同学

王威放在书房里的旧皮箱装满了大学时代与高中同学的来往信件。张昕 摄

【锦州—海城】能否像当年一样,就做简简单单的同学

高中同学文泽寄给王威的信。张昕 摄


老书信搅热微信群

前几天,王威和妻子整理房间。一直放在书房里的旧皮箱多年未曾开启。妻子建议把旧箱子扔掉,王威却像捧宝贝一样把箱子接过去。

王威告诉妻子,这是自己的百宝箱,是1989年上大学前夕母亲买给他的。妻子好奇地打开箱子,发现里面装的全是信。

这些信,见证了王威与高中同学的友情,也见证了他的大学时光。

王威找到一封同学文泽于1991年3月25日刚刚返校时写给他的信,顺手拍下来发到班级微信群,群里立刻热闹起来。

有同学兴奋地说,这封信把自己一下子拉回到28年前的学生时代。还有同学遗憾地说,自己也保留过许多同学的来信,可惜搬了几次家后找不到了。还有同学建议,今年聚会,王威应该把信都带着,聚会时读信,共同追忆一下青春。

王威在海城高中读书,因为家在农村,同学多半住校。当时的宿舍不像现在4人一个房间,那会儿,全班男生挤在一个大通铺上,一躺就是十几人。因为同吃同住,同学们的感情很深。

文泽的信中写道:“上周到你那里去,你同寝室的一个同学说你回家了,我也没什么办法,颇有一种失落的感觉。下周你在学校等着我,我再到你那里去。”这句普普通通的话,却让王威感慨万千。当时,王威在沈阳工业学院读书,文泽在辽宁中医药大学学习,由于没有电话,去其他学校能否遇到想找的人完全靠运气。

另一封1991年6月27日来自同学宝子的信写道:“今天我买了车票,是7月6日的281次车,7月7日上午8点10分到沈阳北站……据我最新消息,7月7日沈阳有一场足球赛,辽宁对巴西圣保罗,不知我能否赶得上。如果能,如果你有时间,替我买两张球票(只要不超过10元左右就行),最好你能带着球票到车站接我……”

王威告诉记者,那天自己坐在沙发上重读了一下午的信,这些信,是自己单纯、快乐的大学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我们的青春关键词

1989年,王威高中毕业。进入大学后,高中同学开始互相写信,交流各自的大学生活。

王威回忆说,最初写信是彼此交换照片。那时,各大学都流行在校门口拍照,然后把照片洗出来,寄给同学们。

“那时还很流行这种信纸。”王威从旧皮箱里随手抽出几封信,信纸的造型确实各不相同:有的被折成一棵树,有的折成心形,还有的折成千纸鹤。王威至今还记得,每次收到折得十分精美的信,都要小心翼翼地打开,读完再按照原样叠好。这种做法在今天看来显得有些老土,但当年可是非常流行的。

上世纪90年代的大学,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的信箱。王威所在班级的信箱号是89522#。他说,每天到信箱查信是件令人充满期待的事。

有时,一天同时收到四五封来自各地的同学来信,回到宿舍都舍不得一下读完。晚上10点熄灯后,有时还要到走廊里,趴在窗台上借着微弱的灯光给同学回信。

王威告诉记者,那时候信里出现频率最高的词就是食堂、四级、迷茫等。

王威记得学校补贴饭票,菜需要自己买。肉菜一元两角左右,素菜三角,当时大家的经济条件都很一般,从同学们的来信中能看出,有规划的同学中午要是买了肉菜,晚上就吃素了。没有规划的同学,头半个月吃得很好,下半个月得借钱或借饭票。

对于同学们普遍对英语四级的重视,王威介绍说,当时的大学,通过英语四级是毕业的条件之一,如果没通过,是不能拿到毕业证书的。因此,每年期末考试前后,同学的信中都会提到四级考试。“那时候我们觉得压力最大的、最紧张的就是四级考试了,仿佛那就是上大学时的人生终极目标。”王威说。

到了1992年,王威的同学来信中开始出现各种困惑。有人对未来找什么工作困惑,有人为似有似无的校园恋情困惑,还有人对自己的专业感到困惑。王威说,那时候人的情感好像很脆弱,老师的一个眼神、同学的一个动作,甚至食堂盛菜大叔的一句话,都会把自己多愁善感的一面刺激出来。那些小情绪在经历过挫折的今天看来,简直是小儿科。

更多的时候,信里还是充满阳光的,比如临近毕业,信中几乎都加了一项内容:鼓励考研。

一位同学的来信中写道:“你能支持我考研究生我感到很高兴。我知道我的选择是一项艰苦的差事,而且成功的百分数很小。一方面我以百分之百的努力去争取,一方面我又做好考不上的心理准备。不过,我信心还是很足的……”

24年后再写一封信

毕业24年,王威与高中同学一直保持着联系。重读同学们的来信后,王威萌生了一个想法:24年后,再给同学们写封信,并在聚会当天发给大家。

1月14日晚上,王威坐在灯下,拿出纸笔,写下了这封信——

老同学们:

见字如面。已经20多年不写信了,重新拿起笔还真有些不习惯。别忘了,这可是我们大学时代最熟悉、最亲切、最热衷也是唯一的联络方式啊。

一晃儿毕业24年了,你们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走出高中校门的样子还历历在目。20多年前的大学生,现在有的同学的孩子都考上大学了。

首先我得感谢你们。感谢你们陪我走过最美好、朦胧的学生时代,因为和你们的交流,有你们的启迪,让我的四年大学生活充实而快乐。每次接到你们的信,我都要读好几遍才回信,你们的来信是我的期盼,而回信是让我最快乐的事。

这些年,我们都在为生活奔波。那天拿出过去的信读读,发现大学时的小情绪都是无病呻吟,自寻烦恼。但青春的美好就在于对未来的不可知。同学们,我想说,虽然我们的大学时代并不像今天的大学生有各种电子产品,能接收眼花缭乱的信息,甚至温饱都要计算着来,可是我真心觉得,苦中作乐的青春是最美好的。毕业后,你们有人考研,有人工作,还有人和我一样先工作又考研,我们曾遇到过困难,受到过挫折,迎接过机遇,尝试过挑战。今天,我们中有人创业当上老板,有人做着公务员,有人下岗做着家庭主妇,还有人一次次跳槽。这几次聚会,总有几个觉得自己不够优秀的同学拒绝参加聚会。我想说,我们能否还像当年一样,不问出身,不问条件,就做简简单单的同学?

大家是否还记得我上大学时母亲送我的皮箱?当时有好几个同学来我家玩时取笑我说像是闯关东一样。那个箱子我还留着,里面装着20多年前与你们的通信。这些信在今天看来弥足珍贵,信里有我最真挚的情感,有我最真诚的祝福,还有我最无助时的求助。

不知你们是否和我一样,珍藏着当年的通信。我想和你们说,无论联络方式如何变化,无论社会地位如何变化,我们是一起走过青春的兄弟姐妹。我们一起走过一个20年,下一个20年,我还愿意和你们紧密相连。

提前祝同学们春节快乐!!

此致敬礼

你们的老同学王威2017年1月14日

延伸

写信是70后

大学课余的“主业”

时间啊,说起来像老朋友,

偶尔也可以叙旧,

这些年,皱纹已爬上额头,

睡梦中,小伙伴,相互问候,

老地方,小时候,让人泪流,

下段路,我们一起携手。

这首名为《70后》的歌曲,唱出了不少生于上世纪70年代人的心声。

采访时,身为80后的记者明显感到与70后的王威有许多不同。相差十年,1971年出生的王威在社会上闯荡多年,早已成熟。

同为70后的郭建华认为,与80后、90后相比,70后的形象并不清晰。郭建华形容自己这一代人的学生时代一直是苦中作乐,这苦既来自物质的匮乏,也包含精神层面的单调。那时的大学生活,除了学习,写信几乎占据了课余生活的大部分时间。

今天,70后已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中流砥柱,但同时,他们背负了更多的来自生活的重担。70后进入到上有老下有小的人生阶段,在家庭中扮演着顶梁柱的角色。他们要尽力让父母安度晚年; 也要教会孩子如何面对未来的激烈竞争。

70后是有情怀的一代,是懂得珍惜的一代。记者在征集家书的过程中了解到,保留书信的70后不在少数。

他们谈到书信都很兴奋,仿佛写信是青春里的一门必修课。

青春时光或者有些许苦涩,但他们愿意苦中作乐。他们怀念大学时的莽撞,常常一时兴起就跑到其他学校看同学,尽管因为无法事先联系常常扑空; 他们怀念放假时站在同学家楼下喊名字,有时能见面,有时见不到;他们更怀念写信,因为信让他们的精神生活更丰富。

郭建华这样对记者说:“我还记得上大学时,每年元旦前,都会买各种各样的贺年卡,根据每位同学的特点写上几句祝福。自己也会收到五颜六色的贺年卡。比起现在的微信贺卡,我们的纸质贺卡更珍贵。”

70后缅怀他们的青春岁月,也在这岁月中穿越而来寻找更丰富的精神生活。

(张昕)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