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

24

11:39:10

【大连—沈阳】但愿在天堂的你没有病痛,只有欢乐

本文来源: 辽宁日报 本文作者: 张昕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二一六年十二月末,记者接到一通来自大连的电话。电话中,一位女士询问本报是否正在征集家书。

提示

二一六年十二月末,记者接到一通来自大连的电话。电话中,一位女士询问本报是否正在征集家书。她说自己姓曲,有两封写于三十八年前的信。两封信都是当时她的男友、后来的丈夫在沈阳出差期间写的。原来,当时对越自卫反击战刚刚打响,已复员在大连工作的男友想要报名重返部队,为国效力,写信向她告知这一想法。说到这里,曲女士突然哽咽了。原来,她的丈夫刚于几个月前去世,她在整理丈夫遗物时又看到这两封信。曲女士希望丈夫的信能保存在更有意义的地方,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这一代人是怎样热爱着国家,怎样热爱着脚下的土地。

亲爱的培松你好:

……

如果一旦归队,那就不知何年月才能回来(也可能……),如果能在较短的时间内结束战争,那就能早日回到你的身旁,如果时间一长,那就一年是它,二、三年也是它了,这岂不是耽误了你的青春。再就是战争的残酷性,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知谁会走到哪一步,如果战死在沙场,那也就完成了我的一生,为国捐躯,责无旁贷。一旦如此,岂不是误你一生,为此我怎能忍心……依我来看,就在我们还未成婚之前,望你三思,希望你能再找一个称心如意的伴侣,伴你终生,那我就是长眠于地下,也慎(深)感安慰,决不抱怨于你。

以上则是我近日来反复考虑过的事了,有些话本不该说,可是眼下形势的发展,又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如此,希望你能认真考虑,如有可能希(望)你能给我回信。

由于心情不畅的关系,就写这么多了。请你原谅,祝你工作顺利,生活愉快。代问弟、妹们好。

吻你

紧握你的手

你的长山79.2.22夜

长山:

转眼你走快半年了,深深怀念!十分的(地)想念我的挚爱亲人。一别百多日,对我来说是人生最痛苦的时日,三十八载婚姻就这样走尽了吗?说好牵手一生,怎么走着走着就散了……是病痛的折磨你就这样撒手人寰。世事难料,恨无常,从此阴阳两分离。天苍苍,地茫茫,让我到哪去寻你……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不愿意我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泪眼朦胧(蒙胧)难以诉说心中的痛,痛惜!痛惜!你走得那么早,撇下孤独的我。你的音容笑貌时常萦绕在我的脑海,每每想到你对我的好,就嚎(号)啕大哭,泪水顿作倾盆雨。我幻想过假如怎样怎样,可是没有假如,现实太残酷了……

心灵感应,冥冥之中的你在保佑着我,亲人和孩子们都很关照我。安息吧,但愿在天堂的你没有病痛,只有欢乐。

……

培松2017年1月11日

【大连—沈阳】但愿在天堂的你没有病痛,只有欢乐

临近春节,曲培松更加思念丈夫。万重 摄

【大连—沈阳】但愿在天堂的你没有病痛,只有欢乐

1979年2月,丁长山写给曲培松的信(第三页)。万重 摄

有责任感的男人

曲培松今年65岁,她已逝的丈夫叫丁长山。

1978年9月,同是大连人的丁长山和曲培松经人介绍相识。曲培松说,那个年代相亲,看重的不是对方是否有房有车、家里有多少存款,最重要的是人品。丁长山从部队复员后回到大连,在一家百货公司做采购员。这份工作需要经常出差,本来曲培松有些犹豫,可介绍人说了一个细节,让曲培松对丁长山的人品非常敬重。

介绍人说,那年年初,丁长山到沈阳办事,当天下了大雪,丁长山走着走着,发现雪地里有一沓钞票,拾起来一数,竟然有300元之多。曲培松讲到这里停了下来,问记者是否知道在1978年捡到300元钱是什么概念,记者摇摇头,曲培松说:“当时我们的工资每月也不过30元。”丁长山没有离开,一直站在原地等失主,直到天黑了也没见到有人来找。

于是,丁长山把钱送到旁边一所学校的收发室,一再叮嘱老师多留意是否有人在附近找东西。后来,终于找到了失主。曲培松认定这个男人肯定是个有责任感的人。后来相处起来,丁长山果然如此。

一封意外来信

1979年的春节,两人商量着准备5月登记结婚。这年2月15日,丁长山到沈阳订货,一走就要一个月。2月末的一天,曲培松忽然收到丁长山寄来的信,这让她有些惊讶。

曲培松赶紧把信打开仔细看。丁长山在信中说:“近日来,观其国际形势,感到日后的形势更是莫不可测,尤其听说省内几个地区的复员兵都已登记,一旦有令,即刻出发。我想大连地区也不外如此……我要再次归队,重返前线!”这是一封三页纸的信,写信的日期是2月22日深夜。丁长山还在信中请曲培松到自己家去一趟,告知父母他的想法。信中的一字一句,让曲培松的心不觉揪紧了。信中写道:“如果一旦归队,那就不知何年月才能回来……如果能在较短的时间内结束战争,那就能早日回到你的身旁,如果时间一长,那就一年是它,二、三年也是它了,这岂不是耽误了你的青春。再就是战争的残酷性,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知谁会走到哪一步,如果战死在沙场,那也就完成了我的一生,为国捐躯,责无旁贷。一旦如此,岂不是误你一生,为此我怎能忍心……依我来看,就在我们还未成婚之前,望你三思,希望你能再找一个称心如意的伴侣,伴你终生,那我就是长眠于地下,也深感安慰,决不抱怨于你。”

我们都是热血青年

收到这样一封意外来信,曲培松久久不能平静。她的脑海里闪出一个念头:“长山是不是在考验我?”

思索了一阵,曲培松决定给丁长山回信。她在回信中说,我们都受党的教育多年,如果国家需要你,我会全力支持,决不拖后腿。

同年3月5日,丁长山的第二封信寄到了曲培松手中。信中说:“上封信中有些话本不该说,在经过数日的思考后,总觉得如果事情一旦发生,怎么办?所以想提前与你打个招呼,免得把你吓得惊慌失措……”

不久,丁长山回到大连。经过一番等待,大连并没有进行复员军人重返部队的登记报名。丁长山希望上前线的愿望没能实现。5月,两人按照原计划登记结婚了。

尽管这件事已经过去了38年,可每次想起,曲培松依然觉得心潮涌动。她说,那个年代的年轻人,对国家的热爱、对国家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特别强烈。她还记得自己当时去丁长山父母家说这件事时,两位老人都表示赞成儿子的选择。

对越自卫反击战是那个年代的一件大事,很多家庭都面临着选择。

大连市环卫处的张俪回忆说,她的弟弟那时正在部队当兵。有段时间,弟弟突然和家里失去了联系。家人焦急不已,直到战争结束,弟弟才有了音信。原来,因为上了前线,弟弟怕家人担心,没敢告诉家人。张俪还记得,弟弟回家后告诉家人,在去前线之前就写好了遗书,表达了愿意为国牺牲的决心。

还有家住北京的王华,当时也听说有的地区召集复员军人重返部队。王华的弟弟是复员军人,他担心弟弟不知道或者不愿意回部队,专门给弟弟写去一封封信,鼓励弟弟为国分忧,在国家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

他一定看得到

2016年8月17日,丁长山因冠心病突然离世。这对曲培松是个沉重的打击。

夫妻俩相依为命三十余载,这次是真的永别了。

临近春节,曲培松更加思念丈夫。以往的春节,两人总会一起包饺子,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日子虽然平淡,却温馨幸福。

曲培松含着眼泪对记者说,找到这两封信后,一直想把它们送到更能体现价值的地方。

曲培松说:“这两封家书虽然很普通,但是长山年轻时为国分忧的见证。我希望它们能永存,让现在的年轻人也能了解我们这一代人的青春和理想。”

在记者的建议下,曲培松决定为丈夫再写一封家书,尽管这是一封无处可寄的家书,却是她最想对丈夫说的话。曲培松说,她相信,长山一定看得到。

延伸

用手写出思念

中国人对爱的表达总是十分含蓄。无论是夫妻,还是父母与儿女,当面说句“我爱你”似乎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相较于西方人,中国人更内敛、更含蓄、更克制,因此,也更喜欢通过文字来表达内心深沉的爱。

特别是面对爱侣的故去,用文字来释放思念之情,是从古至今常见的方式。

北宋著名文学家苏轼在《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中写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让人不禁为他如此思念亡妻而感动。南宋诗人陆游晚年在《沈园》中所写“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让人不禁惋惜他与唐琬的爱情。陆小曼在徐志摩去世一个多月后写下的《哭摩》中所说:“摩,你是不是真的忍心永远的抛弃我了么?你从前不是说你我最后的呼吸也须要连在一起才不负你我相爱之情么?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你是要飞去呢?直到如今我还是不信你真的是飞了,我还是在这儿天天盼望着你回来陪我呢。”令人不难想象她对亡夫的忆念。

专门收藏情书的收藏家王岚说,现在的年轻人在情感表达方面已经比上一代人开放了许多,这和他们接受多元文化熏陶不无关系。

不过,王岚认为,尽管现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让人们可以更方便地交流,但“我手写我心”,用手写出的思念,其凝结的情感重量仍是其他方式难以替代的。

(张昕)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