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

24

11:32:58

【丹东—吉林】老伴说,咱家过年也要搞联欢

本文来源: 辽宁日报 本文作者: 张昕
全文朗读 打印本页
摘要

二十六年来,娄跃文与亲人们的通信从未间断。在他看来,正是这种传统的沟通方式,让亲情更浓,让彼此更加珍惜。

提示

娄跃文写家书的故事,要追溯到一九九一年春节前夕。

二十六年来,娄跃文与亲人们的通信从未间断。在他看来,正是这种传统的沟通方式,让亲情更浓,让彼此更加珍惜。二零一六年,娄家被评为『全国文明家庭』。现在,写信已经成为娄家约定俗成的家规。

念奴娇家族春节文化餐

娄跃文

每逢春节,至亲聚,老少一同吃饭。以往不过言与笑,今有特别表现。长辈高歌,孙辈奏乐,盛况首次见。氛围真好,这叫文化丰餐。

愉悦透出内涵,知福感恩,情激多盼。家美人和工作顺,个个平安康健。时代风清,社会气正,怎能不欢颜?!撰词吟唱,做(作)为新年开篇。

2016.2.6

【丹东—吉林】老伴说,咱家过年也要搞联欢

娄跃文说,家书就像是一个家庭的纽带。万重 摄

【丹东—吉林】老伴说,咱家过年也要搞联欢

2016年春节前夕,娄跃文用诗词的形式给全家写了一封短信。万重 摄

26年从未间断

1月11日上午,记者来到娄跃文的家。这是一处已有30多年历史的旧楼。敲开门,记者看到的是一户十分简朴的人家。娄跃文说,别看家里简陋,但这个家的精神财富可不少呢!

说起娄跃文写家书的故事,要追溯到1991年春节前夕。当时,娄跃文父亲刚刚去世,这让娄家人的春节蒙上了一层阴影。

当时,除了娄跃文在丹东市工作,其他兄弟姐妹都在吉林省老家生活。作为家中长子,娄跃文觉得自己有责任带领弟弟妹妹走出悲痛,过好春节。

起初,娄跃文想通过打电话的方式跟大家沟通,又觉得几句话说不透,于是他想到了写信。1991年1月29日,娄跃文提笔写了第一封信。信中,他劝慰弟弟妹妹要化悲痛为力量,继承父亲的遗志,教育好下一代。

信寄出去后,娄跃文的妻子王月芳有些担心。她觉得,丈夫以前从来不给亲人写信,头一封信就讲了一番大道理,人家能听吗?没想到,春节后,娄跃文的弟弟妹妹纷纷回信,都表示会牢记大哥的话,把子女教育成才。第一封信就收到热烈的回应,娄跃文很高兴。从此,写信成了他和家人最常用的沟通方式。

当时,娄跃文听说老家有些风气不正,他写了一封长信,告诫老家的亲属千万不要赌博,不要参与迷信活动。他写道:“我写完这封长信已是午夜十一点半了。疲劳的同时,也有几分兴奋。假如兄弟姐妹能从信函中受到某些启发,有效地建设我们父母未尽的家业,能够教育后人不被生活所戏弄,就算我用特殊方式的苦心,向祖辈行孝尽了一点微薄之力。”娄跃文告诉记者,老家的弟弟妹妹文化程度都不高,但每次收到他寄去的信都会认真阅读。虽然回信都很短,但娄跃文觉得,这些信像是纽带,把大家的心连在了一起。

改革开放后,老家的亲属纷纷进城打工。娄跃文一直用写信的方式提醒他们要注意提高素质,做好从村民到市民的身份转换。1993年年初,娄跃文在给弟弟的信中说:“近几年,在哥几个中已有富裕后气粗好斗和腐化堕落等现象,再不谨慎并过勤劳节俭的生活,就会受到严重的危害。记住大哥的忠告:诚实劳动,以德为先,不侵害他人的利益,才有长久的安全和幸福。”

1991年至今,娄跃文与亲人们的通信从未间断。在他看来,正是这种传统的沟通方式,才让亲情更浓,让彼此更加珍惜。

这种方式很高级

娄跃文不仅给弟弟妹妹写信,也给两个儿子写信。信是他表达父爱的重要载体。

儿子上大学后,每年生日都会收到爸爸的来信。现在,两个儿子都已过不惑之年,但生日当天还是会收到爸爸寄来的信。儿子的同事常常对娄家父子通信的行为感到不解,他们觉得,住在同一座城市,明明可以面对面交流,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写信。对此,娄跃文说,现代家庭也需要用传统文化来滋养。把心里的想法写在纸上,需要经过认真的思考,是要用心来表达的,而收信人读起来也会感到更加亲切。另外,把要说的话写在信里,能更有条理,更有针对性,往往能起到使交流的效果事半功倍的作用。同时,写信对娄跃文来说也是学习的过程,他说,为了写好一封信,他要不断学习新知识,了解新的表达方式,这样才能更好地与孩子们沟通。

娄跃文的做法让身边的朋友都觉得非常高级。他的朋友田晓文感慨地说:“你写的信都发自肺腑,表现出了家长对子女的重视、关心。爱子之心,人皆有之,但怎样爱、如何教育引导其成长,长大以后该怎样走好人生的路,不是每位家长都能回答这些问题。”

娄跃文的另一位老友、从事教育工作的刘惠云说:“一般父母教育孩子的方式,大多是言传身教和讲道理两种,把书信作为载体确实富有新意。能在生日、升学、提职、工作变动和传统节日等人生中的重要时刻收到来自家人的书信,一定是件让人记忆深刻的事。”

让孙子孙女也写信

2016年,娄家被评为“全国文明家庭”。现在写信已经成为娄家约定俗成的家规。

娄跃文的大儿子娄峰骄傲地说:“总在新闻里看到一家人聚在一起互不交流、各自捧着手机刷个不停的情景,我们家可不这样。”

2010年父亲节,娄跃文意外收到大儿媳聂丹梅的来信。儿媳在信中写道:“我来到这个家就得到您和婆婆的关爱,不仅生活上惦记和经常帮助接送孩子,还在工作和思想上给予指导,使我们减轻负担并明确前进方向,我感到十分温暖。儿媳发自肺腑地说一声,老爸您辛苦啦!谢谢!”

二儿子娄昊说:“上大学时,同学过生日总能收到父母的礼物,而我每年收到的都是老爸的来信,当时觉得很土。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很崇拜父亲。礼物终有一天会消失,但父亲在信里对我说的话能一直保存在我的脑海里。”

孙女娄书铭和孙子娄修凡也会收到爷爷的来信。娄书铭在给爷爷写的信中说:“爷爷和奶奶除了关心我们的生活,还重视我们思想上的健康成长,这是别的家族后人没有的福气。感谢爷爷的付出。”

孙子娄修凡把爷爷的来信称为“爷爷给的大礼包”。他在给爷爷的回信中写道:“爷爷知书达理,送给我的‘大礼包’日渐鼓胀,那是为我们付出的心血,我非常感谢,更会十分珍惜,努力学习,健康成长,争取做一名优秀少年。”

今年春节,娄跃文的弟弟、妹妹、老伴、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女都会收到他的信。娄跃文说,春节的这顿文化大餐,可比饭桌上的美食香多了,我们相信,家书在娄家会一直传承下去,良好的家风也会在这个家庭传承下去。

延伸

在年夜饭的饭桌上念出来

记者在娄跃文家采访时,看到他的老伴王月芳戴着老花镜在写字。记者凑近一看,原来王月芳正在准备今年的家庭春晚节目单。

除夕,是娄家团聚的日子。娄跃文感慨地对记者说,从这些年全家过春节、吃年夜饭的形式,就能看出普通家庭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精神追求的变化。

王月芳回忆说,上世纪70年代,各家各户都不富裕,而且食品供应有限,想吃好的也买不到,各家都盼着过年这顿年夜饭,能多吃点以往吃不到的好东西。

到了上世纪80年代,电视机开始普及。从1983年开始,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成了除夕夜娄家最期待的节目。

后来,两个儿子分别娶妻生子。在社区当主任的大儿媳聂丹梅能张罗,有次吃年夜饭时她提议说:“爸爸这么多年坚持写信,用这种传统的沟通方式把我们的小家汇聚在这个融洽的大家庭中。以后,每年春节前我们也应该给爸爸写封信,就在年夜饭的饭桌上念出来。”

聂丹梅的提议得到全家的赞同。现在,无论是儿子儿媳,还是孙子孙女,每年都要在除夕晚上念封信,一方面总结一年来自己各方面的收获,另一方面也表达对家人的祝福。

渐渐地,大家写信的方式越来越多样。王月芳的信写得像快板,大儿媳的信写得像诗歌,两个儿子的信写得像年终总结,孙子的信写得像散文……

去年1月,王月芳与两个儿媳商量除夕怎么过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春晚演节目,咱们自己家也办个春晚得了。”两个儿媳马上表示赞同,并积极准备起节目来。

这一年的年夜饭,每人念完信后,娄家春晚正式开始。王月芳唱歌,儿子念诗,孙女吹奏竹笛,孙子用假声唱起了 《新贵妃醉酒》。虽然节目很简单,但这个年过得更有滋味了。

今年春节快要到了,全家人早早便开始准备节目。大儿子娄峰说:“从小时候盼着过年吃顿好饭到今天想吃啥就买啥,从全家守着电视看春晚到今天我们演节目,这是我们家春节的变化,也是中国许许多多家庭的变化。”

(张昕)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