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爱新觉罗后人组建“爱新觉罗宗谱网”
2018-01-03 11:01:54 星期三 本文来源: 沈阳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沈阳爱新觉罗后人组建“爱新觉罗宗谱网”

帮助清代宗室后代寻根 续写家族后人信息

沈阳残疾人海青先生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发现,自己的父亲和爷爷的名字居然出现在《爱新觉罗宗谱》内,他竟是努尔哈赤的弟弟爱新觉罗·舒尔哈齐的十五世孙。于是海青先生以“愚公移山”的精神自发建立了“爱新觉罗宗谱网”,一方面将文字版《宗谱》录入网上,开通网上查询功能;另一方面寻找爱新觉罗的在世后人,来延续爱新觉罗家族后人的信息。

如今他耗费2年时间,花费十几万元,已将老宗谱册录入近十分之一,并联系上在世前清宗室后人200多人。在整理宗谱的过程中,有趣事也有怪事,有辛苦也有收获。他的宗谱网传承了宗室宗谱的传统文化,普及了宗室宗谱文化常识,实现了网上续谱,让《爱新觉罗宗谱》得以传承。

发现:

香港大学图书馆里找到祖宗的名字

海青是沈阳肢残人协会的秘书长,他3岁因患小儿麻痹症落下残疾。2009年,他在香港大学读书的侄女在图书馆里翻看《爱新觉罗宗谱》时无意中发现了她爷爷和太爷爷的名字,再往上找祖宗,她竟找到了爱新觉罗·舒尔哈齐,舒尔哈齐是努尔哈赤的亲弟弟。这套宗谱书一共30本。海青的侄女将此事告诉了父亲和老叔海青。海青说,老辈人告诉他和哥哥,海家是“满族”,是“黄带子”,侄女的发现激发他进一步查阅资料,最终他发现舒尔哈齐的后代果然大多数姓“海”。于是,海青就开始了自家家谱的整理工作,还花1万多元购买了全套《爱新觉罗宗谱》。

海青听说沈阳白塔堡地区有个村子的人都姓“海”,于是他特地去这个村子了解情况,发现这些“海姓”村民家家都有各自的小家谱,却没有统一的大家谱,对自己清代宗室的了解也是支离破碎,模糊不清。

趣事:

遇到差5辈的长辈称呼“活祖宗”

2011年,海青通过努力与舒尔哈齐的清代宗室后人取得广泛联系,并在辽阳东京陵举行了“纪念爱新觉罗·舒尔哈齐逝世400周年活动”,有90多位来自东北三省和北京的后人参加。在活动现场出现了有趣的一幕,现场参加活动最大辈分的在世子孙是80多岁的毓字辈,最小辈分子孙37岁增字辈,两人相差5辈,这就造成了“无法称呼”难题,总不能叫“太太太爷”吧?后来37岁的小辈只能称呼80多岁的老辈为“活祖宗”。

海青说,“爱新觉罗”姓氏的始祖是蒙特穆,努尔哈赤、舒尔哈齐都是这个家族的后人,《爱新觉罗宗谱》距今已近80年却一直没有续谱,《宗谱》上的在世者已寥寥无几,使《宗谱》产生了断代,给今天的续谱带来很大的难度。

不少清代宗室后人只知道自己是满族人,在给后代起名字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字,好多信息无法求证。经过与众多的清代宗室家族成员联络,海青发现,大家都希望为《爱新觉罗宗谱》建立一个网站,实现清代宗室后裔的网上续谱。于是,海青在五六年的寻找爱新觉罗后人工作基础上,近两年又自掏腰包建立了“爱新觉罗宗谱网”。

未来:

寻找更多爱新觉罗后人共同建设网站

对于“爱新觉罗宗谱网”,海青一方面需要对网站通过资金投入,让网站排到最明显的位置,方便爱新觉罗后人看到,另一方面要进行繁重的《爱新觉罗宗谱》电子化录入工作,由于《宗谱》共有30册,每册有二三十万字,他每天利用业余时间就像“蚂蚁啃骨头”一样用电脑将谱上的名字一一录入网上。

由于自己的力量有限,海青自己掏钱雇人打字、校对,将《宗谱》转换成电子版,传到网上。海青说,现在他为了家谱网已投入十多万元,两年来付出的业余时间也无法计算。但仅凭他自己的力量,《宗谱》的整理工作进程依旧十分缓慢,《宗谱》只录入了不到十分之一,前后在网上新添加了200多位后人的信息。他已经58岁了,如果以他现在的工作进度来计算,他这辈子也完不成这项工作。他希望更多的爱新觉罗宗室后人能与他联系,一起投入到这项工作中来,参与网站投稿、信息录入、联络更多后人丰富网站信息,让文化得到传承,激励爱新觉罗家族为国家做出更大贡献。(记者 徐微微)

+1
【纠错】 责任编辑: 武思巧
辽宁要闻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114531122203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