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正义的胜利——探访沈阳审判日本战犯法庭旧址
2021-09-17 11:34:51 星期五 来源: 参考消息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参考消息网9月16日报道(文/徐扬 赵洪南 崔师豪)

  沈阳市皇姑区黑龙江街77号,一幢古式斜檐闷顶二层小楼,金色琉璃瓦的屋顶,四根红漆立柱,显得庄严肃穆。

  65年前,这幢小楼曾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作为特别军事法庭公开审理了36名日本战犯。世界都在关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共和国将会如何处理这批日本战犯?

  65年后,参考消息记者辗转采访到三位亲历者,讲述历史轮廓背后的细节故事。

位于沈阳市皇姑区的中国(沈阳)审判日本战犯法庭旧址陈列馆(姚剑锋 摄)

  末代皇帝溥仪曾出庭作证

  1956年4月,按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中国政府成立特别军事法庭,于当年6至7月分别在辽宁省的沈阳市和山西省的太原市两地开庭,对45名日本战犯进行审判。沈阳是这次审判的主审地。包括日军中将师团长铃木启久、伪满洲国国务院总务长官武部六藏等36名战犯均在沈阳受审。1956年6月9日,沈阳特别军事法庭首次开庭。

  “这是二战结束后最后一次对战犯罪行的法律清算,也是东京审判的延续。”中共辽宁省委党校教授王建学说,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满7年,全世界都在关注一个新生的中国会如何处置这批罪大恶极的战争罪犯。

  89岁的权德源是亲历者之一,作为法庭的书记员亲历了审判全程。1954年从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的权德源,被分配到地处沈阳的中央政法干校东北分校当一名普通教员。

  “法律专业的大学生,还懂一些日语。”权德源觉得这些条件是他最终被选为特别军事法庭书记员的原因。

  庭审人员当时的着装让权德源至今印象深刻。法官一律穿当时的法官服,公诉人穿着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服,律师穿着深色西服佩戴领带,穿黑皮鞋,提黑色皮包。

  “这是正义的审判,也是非常严肃的审判,要从每个细节做起。”他说。

  末代皇帝溥仪曾出庭作证。在审判伪满洲国国务院总务厅次长古海忠之的时候,“溥仪从法庭西南门进入法庭,全场的目光和摄影师的镜头都集中到他的身上。他细高的个子、长脖子,穿一套深蓝色衣服……”时隔65年,法庭上的场景对权德源来说仍历历在目。

  这些日本战犯都是苏联政府移交给新中国的,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接受教育改造。1956年,特别军事法庭经审判,对其中职务较高、罪行较重的45名战犯分别判处8年至20年有期徒刑,对其他战犯全部免予起诉,遣返回国。

  中方为战犯提供辩护律师

  89岁的廉希圣退休前是中国政法大学宪法学教授。65年前,他是藤原广之进、小林喜一和西永彰治三名日本战犯的辩护律师。

  “中国人怎么能为日本战犯辩护?想不通!”廉希圣说,“开展这项工作时压力不小,国内有很多反对、不理解的声音,说我们律师团是‘吃中国人饭,不干中国人事’。但是,如果审判过程中没有律师辩护这一环节,审判就不完整了,程序就欠缺了。”

  这次审判参考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国内的审判程序,为充分保障被告人权利,法庭为45名被告指定了辩护律师。

  面对这些双手沾满了中国人鲜血、犯罪事实确凿的日本战犯,辩护词应该怎么写?

  90岁的韩凤路离休前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副教授。65年前,他担任为731部队支队长榊原秀夫辩护的律师,参与了审判。

  65年过去了,韩凤路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榊原秀夫时的情景:他话很少,但逻辑很缜密。他没想到中国能派一名律师给他辩护,悔罪的态度也比较真诚。

  “我的罪行蹂躏了全世界人民所公认的神圣的国际公法,完全违反了人道主义原则。我愿在中国人民、日本人民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面前深致歉意。”榊原秀夫在庭审上说。

  据榊原秀夫在法庭上交代,他在制造细菌武器的过程中,向4名中国百姓注射霍乱菌等细菌并致4人死亡。在1945年,他的支队生产了870支试管的霍乱菌、伤寒菌等细菌,并捕获繁殖了大量老鼠和跳蚤,准备进行大规模的细菌战。

  韩凤路说,战犯们犯下的罪行,人证、物证俱全,为战犯们的罪行辩护绝无可能,律师团从认罪态度方面入手进行辩护。

  与国际社会对法西斯战犯审判有显著区别的是,沈阳审判中所有战犯对罪行供认不讳,甚至有人哭倒在地要求对自己处以死刑。

  在特别军事法庭上,侵华日军59师团中将师团长藤田茂供述了自己下令杀害大量俘虏和把士兵作为“活靶”杀掉的罪行。

  他在法庭上忏悔说:“我的罪行是极其严重的,认罪是一辈子的事情。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将牢牢记住被害者们诉自心里的话……侵略战争,绝对不能允许再度发生,也不能让后一代人再走这一条错误的道路。”

  整个审判过程严格遵循法律规定、原则和程序,重证据、重事实、重程序。

  例如,对28名伪满战犯的犯罪事实,法庭就审查了被害人及其家属的控诉书642件,证人的书证407件,有关档案、书刊等物证315件,有48人出庭作证。

  对于这些受审战犯,每一项犯罪事实必须有五个方面共同佐证:一是审讯笔录,二是战犯的罪行交代材料,三是经过确认的证人材料,四是档案材料,五是同案犯的检举揭发。

  韩凤路说,这五个方面缺一不可,就是要让这些受审战犯的罪行板上钉钉,记入历史。

  曾担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法官的梅汝璈表示,这次审判对日本战争罪犯十分宽大,但做出的这些判决却是十分郑重的,它们都是经过缜密侦查、公正审讯的。不但人证物证俱全,而且被告人都有充分辩护的机会。这样的审判程序是完全符合国际惯例和国际法准则的。

  战犯跪倒在地请求严惩

  昔日的特别军事法庭,今天已经成为一家历史陈列馆。正厅上方的大屏幕播放着当年审判日本战犯时的纪录片。其中,就有古海忠之的镜头。

  他在法庭上低着头,表情凝重,深深鞠了一躬,说道:“我认识到自己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自己应该承担起这个责任,要求迅速判决我死刑。”

  “这次审判创造了世界审判法西斯战犯的纪录。”沈阳审判日本战犯法庭旧址陈列馆副主任宋苗说,每一个日本战犯都认罪服法,甚至跪倒在地请求严惩自己。这是二战战犯审判历史上绝无仅有的。

  新中国是如何做到的?这曾经是海内外历史学者心中的一个谜团。

  在宋苗看来,背后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以人道主义对待战犯、感化战犯;二是通过耐心反复的改造教育,这些曾被日本军国主义洗脑的战犯们,从思想根源上认识到侵略之罪。

  有一件事令权德源终生难忘。“战犯们回国路上,在沈阳开往天津的火车上,他们想到不久就能见到离别多年的妻子儿女,有说有笑。”

  但列车过锦州不久,有一个日本战犯望着窗外低头流泪,权德源问他:“大家都高兴,你怎么哭了?”

  他说:“前边那座小山底下,原来有一个村子。20多年前,我们日本军人进村杀了不少无辜百姓。他们死去回不来了,可是杀人的战犯还能活着回家。想起他们我心里很难受,我的泪是流给他们谢罪的泪。”

  这些日本战犯获释回国后大部分成为推动日中友好、反对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积极分子。

  如今,在沈阳审判日本战犯法庭旧址陈列馆里,一张晶莹欲滴的牵牛花照片,讲述着一段特别的故事。

  战犯副岛进回国前,管教人员给了他一把牵牛花种子,对他说:“下次再来中国,不要带着武器来,要带着鲜花来。”

  宋苗说,回到日本的副岛进把牵牛花种子种在自家院子里,每当看到盛开的牵牛花就会想到中国,想到在中国得到的人道主义对待。

  2007年9月17日,中日民间友好团体日本抚顺奇迹继承会到访中国。在访问抚顺战犯管理所期间由关西支部事务长野津加代子,把这幅后来取名为“和平之花”的照片送给了曾任抚顺战犯管理所护士长的赵毓英。

  “副岛进将牵牛花拍照保存下来,希望‘和平之花’永远盛开在中日人民心间。”宋苗说。

  今年是九一八事变爆发90周年。王建学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它向世人昭示,无论侵略者有多么凶残和强大,最终的宿命是接受历史与人民的审判。

  沈阳审判日本战犯法庭旧址,距离当年日军发动的九一八事变爆发地不到3公里。“这不仅是历史的巧合,更是历史的必然。”王建学说,侵略者的宿命是失败,人类正义是不可战胜的。

+1
【纠错】 责任编辑: 赵健彤
辽宁新闻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114651127872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