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满铁”:日本侵华的“东印度公司”
2021-09-16 10:41:16 星期四 来源: 参考消息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参考消息网9月14日报道(文/蔡拥军 郭翔 张博群)

  穿行于大连市鲁迅路,复古的有轨电车缓缓驶过,一幢幢欧式风格的灰色建筑静静矗立,这里是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大连车务段的办公地点。其中一座建筑是大连满铁旧址陈列馆。

  在这个陈列馆内,一件件旧物、一张张照片、一个个历史片段都指向一个名字——“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

  九一八事变、七七事变、南京大屠杀……日本侵华的重大事件几乎都与“满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虽然自称是一家企业,但“满铁”实际是日本侵略中国的工具,甚至还承担着为日军侵略行为搜集情报的职能。“满铁”近40年的存在过程,就是日本军国主义侵华史的缩影。

  不穿军装的侵略军

  红色的地板、白色的墙壁、墙上欧式风格的雕花……本报记者走进这座曾作为“满铁”总部的大楼,揭秘这家号称日本的“东印度公司”的特殊机构。

  明治维新后的日本成为新兴资本主义国家,走上了对外侵略的军国主义道路。1894年,日本蓄谋挑起中日甲午战争。

  在旅顺万忠墓纪念馆的大门前,刻着“1894.11.21-24”的时间字样,并写着:“一座骇人听闻的城、一座尸积如山的城、一座鲜血凝固的城、一座殊死抗争的城”,时刻警醒着人们铭记那场骇人听闻的“旅顺大屠杀”。“日军攻占旅顺后,连续三天三夜,将全城两万多人屠杀殆尽。旅顺尸骨如山,血流成河。”旅顺万忠墓纪念馆馆长张晓倩说。

  战败的清政府被迫与日本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主要内容包括中国割让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澎湖列岛和辽东半岛给日本;赔偿日本军费二亿两白银。《马关条约》签订后不久,俄、德、法勾结,演了一出“干涉还辽”的丑剧,迫使日本退出辽东半岛,代价是中国以白银3000万两将其“赎回”。

  此后,俄国胁迫清政府于1896年签订了《中俄密约》,攫取了中东铁路修筑权。1898年,俄国又胁迫清政府签订了《旅大租地条约》,租借旅顺口、大连湾,作为远东的军事基地,为期25年。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俄国战败。日本霸占了俄国在中国东北建设的中东铁路的南线。攫取了巨大利益的日本政府决定效仿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模式,建立“满铁”。

  1906年11月26日,“满铁”成立。1907年4月,“满铁”本社在中国大连正式开业。大连满铁旧址陈列馆展出着数张“满铁”迁入此处新社址的图片,照片中的建筑就是今天的大连满铁旧址陈列馆。

  “满铁”开业后,其总裁后藤新平就制定了以铁路为中心,以大连为基地的“满铁”事业经营发展方针,强调“满铁”“担负主持满洲殖民政策之实际责任”。

  此后近40年间,“满铁”对中国人民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罪行,成为日本侵华的“急先锋”。“满铁”研究专家解学诗说,“满铁”是日本侵华最大的机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面均有参与。实际上“满铁”就是不穿军装的侵略军。九一八事变、七七事变、南京大屠杀等日本侵华的重大事件都与“满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据“满铁档案”记载,1931年6月,“满铁”理事石河信二在交通运输联席会议上公然主张拟定非常时期的交通计划。3个月后,“满铁”进行总动员,一切服从军方需要。九一八事变的枪声一响,“满铁”就迅速为日本关东军打开运输方便之门,调度装甲列车配合关东军行动,使日军具有调动部队的高度机动性,为侵占东北赢得了时间。同时,“满铁”还是侵华日军的“超级后勤部”,为日军解决宿营问题,提供医疗救护,对日军伤病员进行慰问。

  侵略和掠夺是“满铁”一切活动的动机和目的。“由国家发起提议而创立的官办公司”“是假公司之名,行机关之实”“代替经营满洲”……无论“满铁”如何将自己“包装”为企业,其把经营铁路作为手段,为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服务的罪恶本质难以改变。

  野蛮掠夺的“怪兽”

  下水井盖、路灯、文字记录……大连满铁旧址陈列馆展出的一件件实物都表明,作为日本在华最大的殖民机构,“满铁”以铁路交通为主业,主要掠夺煤铁等战略资源,并全方位渗透到工商、农林以及移民等各领域,攫取了高额殖民利润。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占中国东北,扶持成立伪满洲国,“满铁”乘机夺取了伪满洲国的铁路、公路、水运等的经营权,实现了霸占中国东北全境铁路的侵略扩张计划。

  从铁路的修筑权、经营权到矿山的开采权,从土地的商租权到森林的采伐权,在中国东北,“满铁”拥有开办、经营企业的特权,垄断中国东北的煤炭、钢铁、交通、电气、石油、化工等工业和农林牧业。“满铁”打着“产业开发”的旗号,修铁路、开矿山、建工厂、办企业,到1937年,已建立了所属企业80家。这些企业可分为垄断性独资经营的企业;投入较多资金设立子公司的准垄断性企业;通过认购股份、发放贷款、给予补贴等方式,直接或间接扶持日本私人资本家经营的企业。“满铁”形成了金字塔形的囊括各种产业部门的庞大“怪兽”。

  学者苏崇民认为,有人以“满铁”修了铁路、开了矿山、办了工厂、搞了科学试验作为依据,宣称“满铁”是个“开发”机构,否认“满铁”作为侵略和掠夺机构的本质。其实,就“满铁”来说,“开发”只是掠夺的前提和手段,是从属并服务于掠夺的。“满铁”只是为了掠夺才去“开发”,当无厚利可图时,也就停止“开发”。

  大连满铁旧址陈列馆展出有三张照片,分别是货物正在装船外运、陆海联运和通过火车外运。凭借特权,“满铁”对中国东北的资源疯狂掠夺。以抚顺煤矿为例,煤的平均日产量由1907年的400吨增至1916年的6000吨,1939年又增至2万余吨。为抢掠更多的煤,“满铁”只掘浅层,回采率只达20%-30%,严重破坏矿区。抚顺产的煤,除“满铁”每年消耗100多万吨外,其余皆运销日本、东南亚等地。

  大连满铁旧址陈列馆的展览显示,“满铁”以欺骗胁迫手段从山东、河北、河南等地招募到大连的劳工就有50余万人。“满铁”所属企业的中国劳工,每天要工作12小时至16小时,矿山的中国劳工每天仅挣0.54日元,不足日本工人工资的六分之一。

  中国劳工受工头和军警的监视和随意打骂。记者在大连满铁旧址陈列馆的展板上看到,仅1942年3月至9月,大连港因伤病致死的中国劳工竟达3520余人。“被折磨致死的中国劳工被抛尸乱葬岗、臭水塘”,这是大连满铁旧址陈列馆展出的一张照片的注释,照片上已经死亡的中国劳工被横七竖八地堆放。

  此外,“满铁”还垄断经营中国东北多个城市的交通、供电、自来水、煤气、盐业等行业,攫取高额利润。“满铁”资本在设立当初是2亿日元,1920年增加到4.4亿日元,1933年增加到8亿日元,1940年更增加为14亿日元。这些“财富”完全来自其对中国资源的野蛮掠夺,对中国人民血汗的榨取。

  伪装的“情报机构”

  “满铁”成立后,立即组建了庞大的情报调查机构,在其后近40年的情报搜集活动中,积累了数十万份调查报告和档案文书。在日本政府与军部之间“游走”的特殊官僚松冈洋右,七七事变前后正担任“满铁”总裁。他让“满铁”实现了符合军意并突出铁路、煤矿、调查三大重点的改组。

  大连满铁旧址陈列馆里,一张图片里的5层大楼引人注意,这是“满铁”调查部大楼。《满铁调查月报》等“满铁”调查部编印出版的社报、年报、月报等各类调查资料刊物的照片无不彰显着“满铁”作为情报机构的属性。

  解学诗研究认为,“调查情特”是“满铁”“独具特色”的事业与活动,其机构遍布中国与日本,核心调查员多达2500人以上。调查活动的目的,是从方方面面了解中国,从而有效制定对华政策。此外,“满铁”对中国东北的调查广泛且深入,不仅涉及矿产资源的调查,而且还有涉及风俗习惯和法律制度的调查。

  2015年,河北省邢台市发现1932年“洮索铁路沿线调查报告”日文刻印版一册,共26页,约12000字,并附有手绘地形图一张。内容涉及政治、军事、经济、社会、文化、自然资源等方面。封面左下角印有“满铁洮南事务所”。

  辽宁省档案馆现藏1.4万卷“满铁档案”,其中的调查档案,主要反映了调查部作为“满铁”的参谋机构,对中国东北在政治、经济、资源、文化、教育、民俗等诸方面进行大量调查,收集各方面情报资料等内容。此外,吉林省社科院满铁研究中心藏有约3万件“满铁”资料。这些是日本侵华的重要罪证,也是研究“满铁”的重要基础。

  记者在大连满铁旧址陈列馆的展板上看到,1945年8月,“满铁”总部接到命令随军行动,以应时局急需,但随着日本战败投降,“满铁”这个不可一世的侵华工具寿终正寝,在中国的土地上彻底消失。

+1
【纠错】 责任编辑: 赵健彤
辽宁新闻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11465112786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