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时政 财经 社会 科技 文化 教育 健康 旅游 体育 图片 数据新闻 无人机 VR
辽宁频道

辽宁义县:“三变”改革“变”出强村富农新天地

2020-11-13 09:12:32 星期五 | 本文来源: 新华网

  在辽宁省锦州市义县张家堡镇官场沟村一家农业企业里,一名工人将收获的花生装入分拣机(11月4日摄)。新华社记者 姚剑锋 摄

  新华社沈阳11月12日电题:辽宁义县:“三变”改革“变”出强村富农新天地

  新华社记者丁非白

  农历每逢三、六、九,是辽宁省锦州市义县高台子镇桑土营子村最热闹的时候。村里的辽西活畜交易中心内人头攒动,各个交易区内近千头牲畜供远近的客商前来选购。“多亏‘三变’改革激活了村里的资金,发展起了产业,让村子看到了希望。”桑土营子村村书记韩松林说。

  为破解农民增收渠道少、村集体经济弱等问题,从2018年8月开始,义县在全域内推进“三变”改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

  韩松林是村里的能人,做过煤炭生意,倒腾过牲口,为此村民们一致让韩松林回家带头致富。“刚接手时,村上不光没有集体经济,还负债140多万元。”韩松林说,“要想致富,就得把村上的产业搞起来。”

  韩松林看准了活畜市场,“义县有区位优势,可以作为牲畜的中转中心。”但资金的问题让他很发愁。“联系了几个想投资的朋友,但后期都变卦了。”

  “‘资金变股金’就是把各级财政的分散资金、村集体经营主体和农民的自有资金及信贷资金和社会资金入股发展产业。”高台子镇镇长边策说,辽西活畜交易中心初期投资集中了县里划拨的产业振兴资金200万元,扶贫专项资金230万元,同时成立了辽西活畜交易互助合作社,将肉牛养殖、流通作为村内主导产业发展。

  2018年以来,义县整合了1.9亿元农村发展类资金、6656万元村集体资金、7510万元农民自有资金,投入到发展村集体经济上来。

  “‘我的土地我自己种’,这是村民们的普遍想法,许多村民不知道什么是入股、什么是股东。”稍户营子镇蔡家屯村主任湛宝告诉记者,“农民变股东”就是引导、推动和支持农民自愿将个人的资源包括土地、资产、资金、劳动力等,入股到经营主体,成为股权投资人,参与分红。

  “对于十年九旱的义县来说,土地不流转,不实行现代化、规模化的农业生产种植,不把‘农民变股东’,就没有出路。”湛宝说。

  为激发村民的积极性,村里党员干部带头入股,并上门入户为村民讲解政策:项目经过县里评审评议,都是订单生产,而且流转的土地能参与分红,不出家门还能打工。终于村里成立了宏兴谷子种植专业合作社,35户村民以351.5亩土地年折资14.06万元入股。

  蔡家屯村建档立卡贫困户李素萍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收入一年2万多元,其中土地入股分红有5000多元,在合作社工作挣4000多元,在家附近的花生基地打工再挣1万多元,日子真是越过越好。”

  目前,义县全县完成了土地确权103万亩,流转土地55万亩,2.8万户农民变为股东,占全县农户总数的30%,建档立卡贫困户基本实现了股东全覆盖。

  “资源变资产”就是把土地、林地、荒山、水域等自然资源,集体房屋、建设用地、基础设施等集体经营性资产,以股权为纽带,入股到合作社、家庭农场、龙头企业等经营主体,按合同约定获得分红。经过一年多的改革,义县有近35万亩集体和农户土地、5万亩荒山荒坡荒滩,水利、电力、房屋、农机具等设施设备以及管理、技术、品牌等无形资产,折价入股到经营主体。

  义县农业农村局局长邹博说,近两年的探索和实践,让义县4万多贫困人口全部脱贫、151个贫困村全部销号,成功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今年,义县239个村实现“三变”改革项目全覆盖,村级集体经济收入5万元以上的村达到207个。

  “过去农村资源散、资金散、农民散,制约了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义县的先行探索为锦州市的‘三变’改革打下了基础。锦州‘三变’改革起步时间不长,但我们在改革中尝到了甜头,也更坚定了我们改革的信心。”锦州市委书记王德佳说。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唐晓瑭]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129181126734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