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老战士鞠万昌:“我们一个连全歼美军一个连”
2020-10-24 10:55:20 星期六 来源: 参考消息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鞠万昌,1927年出生于江苏盐城,1944年参加新四军,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在辽沈战役中立过大功;1950年入朝作战,参加过第一、二、三、四、五次战役,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荣立三等功四次,负伤四次;历任班长、排长、连指导员、营教导员、团政治处主任、团政委,1960年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毕业;1965年从部队转业,1987年11月离休。

  参考消息网10月23日报道(文/丁非白)

  一进屋,早已等候在家的鞠万昌就拄着拐杖走出房间迎接记者。今年93岁的鞠万昌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荣立三等功四次,负伤四次。为了接受采访,老人特意拿出珍藏多年的军装,军装上挂满了奖章。

年轻时的鞠万昌(受访者供图)

  “敌人被打得乱作一团”

  1950年,正在广西肃清国民党残余势力的第39军接到北上的命令,鞠万昌和战友们在柳州登上列车。1950年10月,第39军渡过鸭绿江,进入朝鲜新义州地区。

  入朝作战时,鞠万昌在第39军115师343团1连任指导员。在第一次战役云山战斗中,鞠万昌所在的1连全歼美军骑1师骑5团1营B连,创造了一个连歼灭美军一个整连的光荣战绩。

  云山战斗打响之前,志愿军第39军115师343团奉命由明堂洞向龙头洞开进,担负阻击敌军增援和截击云山敌军逃跑的任务。11月1日,343团为扩大敌我之间缓冲区,改善防御态势,决定歼灭敌前卫连,夺取龙头洞。

  鞠万昌回忆,当晚22时许,主攻连1连向龙头洞敌军发起突然攻击。当战斗发展到村中小学校时,部队被敌人在学校内的工事火力压制。关键时刻,战士李富贵不顾身上已多处负伤,带上集束手榴弹只身冲向敌工事,在左肩中弹满身鲜血的情况下,顽强接近敌工事将其炸毁,为战斗的胜利开辟了通路。

  随后,鞠万昌和1连副连长孙殿生一起带领尖刀排冲进敌人阵地,在消灭小学校的敌军后,又在村西侧遭遇逃跑的敌军,还有几辆坦克和吉普车。孙殿生端起机枪向敌人扫射,打坦克小组又将敌军一辆坦克击毁。

  “激战中孙殿生中弹牺牲,敌人被我们打得乱作一团。”鞠万昌说,1连指战员猛打猛冲,最终夺取了龙头洞,将敌前卫连全歼,毙伤敌方80余人,俘敌28人,缴获迫击炮3门,1连伤亡37人。

  该战首创志愿军以一个连全歼美军一个连的模范战例。后来,第39军115师343团1连被授予“战斗模范连”光荣称号。

  “砥平里战斗打得很艰难”

  抗美援朝战争的五次大战役,鞠万昌都参加过,令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在砥平里的战斗。

  “砥平里打得很艰难!”鞠万昌说,前一秒连长还在指挥,敌人一个炮弹过来,连长、司号兵、通讯员都被炸死了。战斗中,敌人一发炮弹落在鞠万昌身边,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把他掀起了好几米高,落到地上后,鞠万昌被摔得鼻子、嘴、眼睛里都是血。

  美军不断有大量增援部队,鞠万昌就带着二班去阻击美军坦克,在一个山隘中伏击敌人。“这个隘口特别狭窄,只能容下一辆坦克通过。二班长张勤带领战士们用反坦克手雷打掉最前面的美军三辆坦克,后面敌人的坦克、汽车就都被迫停下来了,我们的部队赶过来把这股敌人都消灭了。我和二班的战士因此也立了功。”鞠万昌说。

  战斗后期,部队需要在战斗中转移,但敌人猛烈的轰炸是部队转移的最大威胁。“我们刚开始转移,敌人的飞机就来了。正当我们要躲避轰炸时,天气突变,下起了大雪,能见度降低,形势逆转。美军飞机的轰炸扫射不起作用了,部队因此顺利完成了转移任务。”鞠万昌说。

鞠万昌近照(丁非白 摄)

  “我就是打一枪换个地方”

  自从1944年加入新四军开始,鞠万昌参加过的大小战斗不计其数,多次负伤,戎马生涯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烙印。老人的耳朵在战场上被炮弹震伤了,有一侧耳朵始终听不清楚。鞠万昌撩起左裤腿,指着左脚踝处一个黑点告诉记者,这是在一次战斗中留下的弹片。当时手榴弹就在他附近爆炸,弹片炸进了他的脚踝里。因为当时医疗条件有限,取出弹片很危险,所以弹片至今仍留在脚踝里,每逢阴天下雨这里就会红肿疼痛,走不了路。

  战斗中,身为重机枪手的鞠万昌往往是敌人的重点攻击对象。他回忆说:“打一枪换个地方说的就是我,要是跑得慢了就会被炸死。我的一个副连长在一次战斗中指挥大家撤离,他留在最后,被炸牺牲。”

  当年,和鞠万昌一起参加抗日的同乡有180多人。抗战结束后,这些战友就剩30多人了。大家又一起开赴朝鲜,等到抗美援朝结束后,就剩四个人。在讲述战斗的过程中,鞠万昌不住地用手使劲揉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

+1
【纠错】 责任编辑: 赵健彤
辽宁新闻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114611126651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