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老战士赵云:我送情报,敌机就在头上扫射
2020-09-23 15:30:04 星期三 来源: 参考消息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赵云,1933年出生。1950年入伍,同年10月奉命入朝。1952年任炮兵第1师27团3营8连通讯员,1954年任炮兵第1师司令部警卫员,同年5月任炮兵第1师司令部警卫排班长。1956年从朝鲜回国,1971年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412团2营副营长。1978年从部队转业,1993年从阜新市玻璃厂退休。

  参考消息网9月23日报道(文/于也童)

  来到志愿军老兵赵云家里时,他正躺在床上休息。儿子赵敬凯慢慢将他扶下床,老人缓缓挪动着小碎步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虽然已经87岁高龄,但这位老战士仍坐姿笔直。

  “我看不见,眼睛不行了,炮弹晃的,我看不见你们。”他的口齿不再清晰,记忆力也大不如前,但抗美援朝那段金戈铁马的岁月,仍藏在老人记忆深处。

赵云近照(杨青 摄)

  打破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我要保卫祖国,为国尽力,为国尽忠。”由于赵云的身体状况,对他的采访大部分都是由儿子赵敬凯讲述,但坐在一旁静静聆听的赵云,偶尔会含糊地说上一两句。

  “为国尽力,为国尽忠。”正是这位87岁老人踏上朝鲜战场最为朴素的初心。

  1950年,赵云参军。当年10月,他奉命奔赴朝鲜战场。

  赵云参加过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第二次战役、第三次战役、上甘岭防守阻击战等。战场上,他的双腿由于长期泡在有积水的坑道中,患上了严重的静脉曲张,至今留有不能完全愈合的溃破伤口,步履蹒跚。硝烟炮火中,他穿越火线,冒着生命危险递送情报,荣获二等功。

  云山战斗,是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次战役的一次重要战斗,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与美军在朝鲜战场上首次交锋。“在朝鲜战场上,美军的飞机是最危险的,我们炮兵阵地也是敌军飞机侦察和轰炸的主要目标,战斗激烈到啥程度,炮管都打得发热变形。一个接一个装炮弹,我这手夹在炮弹缝里,骨头碎了,现在伸不直。”老人断断续续地说,“我们的炮弹像雨点一样洒在敌军阵地上,‘轰轰’的爆炸声不断响起,每门炮都拿出最大的发射速度,从不同角度攻击目标,有的战士观察敌情,炮兵就根据报告调整攻击的角度方向。”

  据赵敬凯介绍,父亲曾回忆,在云山战斗中,炮兵第1师的火炮阵地离美军坦克营只有三四百米,但是志愿军战士们非常英勇,把美军打得节节败退。据记载,在云山战斗中赵云所在的炮兵第1师发挥了关键作用。云山战斗,我军打破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据赵敬凯回忆,父亲的二等功是在上浦防战斗中立的,小腿上一处伤也是在这次战斗中被炮弹所炸。“我送情报,飞机就在我头上扫射,我只能躲到着火的弹坑里,找机会向前冲。”

  赵敬凯说,在这次战役中,父亲大胆机灵,越战壕,过封锁,成功把命令传达给前沿作战部队,立下了战功。而当记者问及当年都递送了什么情报,虽已时隔近70年,这位老战士仍颤颤巍巍地回答:“保密,不能说,不能说。”

  赵云档案中一份泛黄的“干部结论”证明这位老战士当年的英勇和无畏。“战斗中不怕苦不怕死,积极求战,英勇杀敌。完成任务突出,荣记二等功一次,受师通报嘉奖一次。”

赵云年轻时的军装照(受访者供图)

  老英雄转业不提功与名

  自1978年从部队转业,哪怕生活艰苦,赵云从没向任何一级组织透露过自己上过战场、立过战功。儿女双双下岗,他没找任何一级组织提出为孩子安排工作的请求。直至2018年,辽宁省阜新市海州区站前街道科技社区开展退役军人信息采集工作。老人的儿子拿着一个小小的包裹来到信息采集站,打开包裹露出锈迹斑驳的抗美援朝纪念章,人们才知道,这里住着一位老英雄。

  “爸爸话不多,总是沉默,不与人争。他不在乎这些功名,也很少提,他说的更多的是自己的战友。尤其是立功的战役中,一位副连长被敌人的炮弹击中,整个上半身炸没了。眼睁睁看着战友牺牲在自己面前,爸爸一提起这件事就会掉眼泪。”赵敬凯说。

  1956年,赵云从朝鲜战场回国。1978年,他从部队转业,被分配到阜新市水泥厂任党总支副书记。从此,抗美援朝的记忆被老人深深封存在心里,鲜少与人提及。

  当记者问及他为何多年深藏功名,赵云只是淡然地说:“从战场上回来时,我的战友们就剩下十分之二了。我能回到祖国,过上和平的晚年生活,已经非常知足了。”

  如今,老人和儿子儿媳一起,住在一室一厅的小屋内。屋里只有几件普通的家具,但墙上挂着的一件绿色军装格外引人注目。意识虽并不完全清楚,赵云还是偶尔会呆呆地望着这件军装,默默地抬起右手,敬一个军礼。

+1
【纠错】 责任编辑: 关溪涓
辽宁新闻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129181126530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