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坚守只为让2万条剧毒蝮蛇有个安稳的家——蛇岛一日记
2020-08-05 10:30:38 星期三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沈阳8月4日电题:40年坚守只为让2万条剧毒蝮蛇有个安稳的家——蛇岛一日记

  新华社记者于力、蔡拥军、崔师豪

  位于辽东湾海域一座0.73平方公里的小岛,因为栖息着2万条剧毒蝮蛇,因而被称为蛇岛。

  40年前,这里和附近的候鸟栖息地老铁山被国家列为“蛇岛老铁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从此便有了一些痴心不改的“守蛇人”。

  “我爱蛇岛 从未离开”,这是刚退休不久的保护区管理局前副局长孙立新在其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的签名。从怕蛇到爱蛇到护蛇,他与蛇整整打了38年交道。

  炎炎夏日的一天,记者登上“大连蛇岛号”执法监察艇,随管理局工作人员奔赴蛇岛,船行驶了30分钟,穿过海雾,一座外形类似“贝雷帽”的小岛越来越清晰。

  “这里的蝮蛇是世界独一无二的,有几万年的历史。”管理局科研科科长王小平介绍说,后来各种各样的人祸天灾使蛇岛上蝮蛇的数量由几万条下降到最低时不到一万条。成立保护区后,在几代“守蛇人”的坚守下,蛇岛蝮蛇的数量由少到多,达到目前将近2万条。

  登上蛇岛,有一条木栈道蜿蜒而上,栈道两旁的树木茂密,静静趴在树枝上的蝮蛇,灰色的皮肤与树枝融为一体。“蛇岛蝮蛇毒性大。民间谣传拿蛇来泡酒会治病,这并没有科学依据。” 王小平说,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蛇岛因无人管理、滥捕滥杀,附近经营蛇酒生意的现象十分严重。

  时间接近中午,记者一行人艰难地走在蛇岛陡峭的栈道上,烈日烤在背上,刺痛火辣,“以前没有栈道,我们在树林里穿行,每天都要走一、二遍。”王小平说。

  一路上,记者一直努力在树丛中寻找蛇,却每每大失所望。看到记者失望的表情,王小平说,靠捕食候鸟为生的蝮蛇,每年只有春秋两季候鸟迁徙路过蛇岛时,它们才能“开饭”,蛇岛蝮蛇不仅要冬眠,还要夏眠,为的是节省体力,让自己能活到下一次候鸟迁徙季。

  “看,这有一条。”王小平用捕蛇钳从地下草丛中抓起了一条蛇。他用大拇指与食指将蛇脖子轻轻夹住,从容的动作让记者惊叹不已。“哪有人天生不怕蛇,我第一次上岛,看到草丛里密密麻麻的蛇在蠕动,头皮都发麻。”王小平笑着说。

  1982年蛇岛蝮蛇数量降到历史新低,保护区对蛇岛及其附近海域实施封闭式保护管理。为了保护蛇岛蝮蛇不被偷猎,“守蛇人”克服各种困难长年住在岛上。“有一年我在岛上一共待了240多天。”孙立新说。

  在一个深水井旁,管理局办公室主任王立平向记者讲起岛上蝮蛇共饮800盆水的故事。蛇岛蝮蛇耐饥不耐渴,以前岛上没有淡水,蝮蛇靠喝雨水或露水为生。1989年的蛇岛三个月滴水未降,一万多条蝮蛇生命垂危。“我们买来800多个水盆,用巡逻船一趟又一趟地往返于蛇岛与大陆间。当水盆运送到位,几乎全岛的蛇都出洞喝水,场面之壮观令很多“守蛇人”记忆犹新。

  经历了800盆水的事件,保护区在岛上挖了一口井,修了好几个蓄水池,用水的困境缓解了许多。

  “守蛇人”护蛇随时充满了惊险。蝮蛇进食时尖锐的鸟喙经常会划伤蛇嘴,蝮蛇最常得的病是口腔炎。口腔发炎的蛇张不开嘴,就只能等死。“我们这时会掰开蛇嘴,涂上紫药水为它们治疗。干这种活戴手套不方便,蛇嘴太小了,隔着一层手套根本没法操作。”孙立新前前后后被咬了十多次,他说自己已经产生了抗体。

  夕阳西下,岛上一块巨石上镌刻的“中国蛇岛”四个大字熠熠闪光,不远处一座三层小楼是岛上唯一一个建筑。40年过去了,从小舢板到现在马力强劲的监察船,从晚上睡觉都能看到蛇闯进来的漏风铁皮房到如今的三层监测站。几代“守蛇人”经历了五代船、五代房,始终坚守,与蛇为伴,不离不弃。

  2019年10月,孙立新在退休感言中这样写道:“38年,见证并亲历了我国自然保护事业的建设与发展,以毕生之所学所长、毕生之心血情感,都投入、都奉献给了自己深爱的国家,深爱的生态文明事业,深感欣慰……”“守蛇人”爱得深沉,一字一句,力透纸背。

+1
【纠错】 责任编辑: 马诗卉
辽宁新闻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129181126327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