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中寻找光芒——盲人王蕾蕾的多彩人生
2020-05-17 10:50:29 星期日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网沈阳5月17日电(记者于力、李铮、包昱涵、高爽)16岁时,她是镁光灯下亮眼的蓓蕾,在T台上步履潇洒。如果不是眼疾缠身,她不会选择急流勇退。

  31岁时,她是有夫有子万事足的娇花。但亲人接连患病离世,却让在重压之下难吐芳华。

  2020年,她40岁了,左眼失明、右眼仅有微弱光感,她却依旧勇敢逐梦、投身公益、积极创业,明艳如花。

  “我叫王蕾蕾,来自辽宁沈阳。我是模特,是人妻人母,也是一个盲人。”

  5月6日,在沈阳市青年公园,王蕾蕾(右)和爱人给残障儿童拍摄公益短片。

  1980年出生的王蕾蕾16岁就登上了模特舞台,备受瞩目的她,却有着不愿为人所知的秘密——原来,早在10岁时,她就被查出患有视网膜色素变性,随着病情发展,患者会出现暗视能力退化、视力下降、视野缩小甚至失明等症状。

  “初中时我接受了一次手术,视力短暂恢复。中考后,我选择就读梦寐已久的模特专业。”王蕾蕾回忆,站在舞台上的日子是她最珍贵的时光,她先后获得了中国首届汽车模特大赛东北赛区总决赛冠军、沈阳玫瑰小姐等荣誉。

  但好景不长,“每一次在漆黑凌乱的演出后台,我都是拿胳膊肘蹭着墙走,上下台阶也得摸索着,手总会扎上许多小刺,脚也容易被裸露在外的铁管划破。上台之后,刺眼的照明又让我眼闪金光,一片模糊之下只能拼命回忆排练时记下的点位,再借助声音完成走秀。”王蕾蕾说。

  5月13日,在沈阳拾艺影视艺术明星学校,王蕾蕾对残障儿童进行形体训练并进行互联网直播教学。

  随着视力减弱,王蕾蕾的人生愈加灰暗。“我把洗手间所有灯打开,可鼻子都贴到镜子上了,还是看不清自己的样子。”2004年,王蕾蕾不得不告别心爱的模特舞台,然后开了一家自己的模特培训公司。“我自己不能上舞台了,就让她们帮我圆梦吧。”

  告别舞台后,王蕾蕾生活的重心从事业偏向了家庭,她找到了那个愿意一辈子做她眼睛的人——爱人艾淑义。“我愿意做她的眼睛,要是能治的话,我就把我眼睛摘下来一个给她。”

  2005年,冒着眼疾恶化的风险,王蕾蕾生下儿子。“我觉得值。”虽然眼中的世界因此色彩难辨,但孩子的出生无疑是一束亮光,直直照进了王蕾蕾心里。

  5月13日,在沈阳拾艺影视艺术明星学校,王蕾蕾对残障儿童进行形体训练并进行互联网直播教学。

  “妈妈,挎好我胳膊,你想买什么,我给你读说明书。”超市里,15岁的儿子细致体贴,耐心做王蕾蕾的引路人。

  2017年,在家人的陪伴下,王蕾蕾在一档电视节目中走上T台,儿子帮助她换上一套套鞋服,丈夫牵着她的手送她到台口——一家人在后台忙碌的身影,成就了王蕾蕾在舞台上的精彩绽放。

  5月13日,在沈阳拾艺影视艺术明星学校,王蕾蕾对残障儿童进行形体训练。

  参加完节目后,一时间,网友的称赞与鼓励纷至沓来。“你像明灯一样让人感到温暖,加油!”“感动!女神温柔而坚强!”……每天借助读屏软件浏览这些留言,成了王蕾蕾当时最开心的事。“成千上万条的留言,全都是她自己回,用手指一点点敲。我说帮她复制文字统一回复,她总笑着拒绝。”丈夫艾淑义说。

  打那以后,王蕾蕾有了新的梦想,她要把自己的故事拍成电影,鼓舞更多人。为此,王蕾蕾到北京电影学院求学。“我想演健全角色,我觉得我能行。”

  “我的眼睛越来越不好,但在梦中我能‘看’到色彩斑斓的世界,看见丈夫和儿子。”如今,王蕾蕾左眼完全失明,右眼仅有微弱光感。每晚睡觉前,她都会将窗帘留一道缝隙。“第二天天亮就会有光漏进来,我就靠这道光判断自己仅有的光感是否还在。”

  丈夫艾淑义为王蕾蕾化妆。(照片由王蕾蕾提供)

  随着病情变化,王蕾蕾视野中的世界越来越小,可她的舞台却越来越大:除了创业、结婚生子,她还用手指无数次点击手机屏幕、靠读屏软件审核书稿,写了一本10万余字的自传;2017年到北京电影学院求学,次年丈夫也进入学校学习编导,两人共同努力,就是为了未来能拍摄一部以她为原型、她做主角的电影……

  如今,王蕾蕾让“光点”照耀了更多人。

  “2017年,我在沈阳市和平区注册了花蕾助残中心,关心关爱残障儿童和残障母亲。”王蕾蕾说,她还为残障人士开设了互联网创业课堂。“盲人能按摩、唱歌、速录、做心理咨询,我最想传递的理念。是残障人士也有无限可能。”

  “患病后,我只能通过寻找光点才能看清东西。我生命中也有很多‘光点’:当模特、创业、结婚生子、做公益……生命给了我一条向下的路,我却有一颗向上的心。”王蕾蕾说。

+1
【纠错】 责任编辑: 赵健彤
辽宁新闻
010070220010000000000000011114611125995717